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5的文章

暖洋洋的美好國度:葡萄牙十日遊。

這次又是很爽的全版。

沒想到這一次自由時報歷時兩個月就刊登了我去年去葡萄牙過壽時寫的文章。照例呢,題目又被自由時報的編輯改的亂七八糟,這次從「暖洋洋的美好國度」硬生生被改成直白的「在波多祝生日快樂」,要說以前被改是為了聳動,這次改根本就是改得更無力啊!其實內文大概因為字數也多有刪減,不過沒關係,原稿畢竟在我手裡,就來看看好了。




【內文草稿】

照例編輯胡亂下了一段開頭,其實全程我和Zac一直在吵架,並沒有很歡樂噢!

編按:現代人喜歡到國外旅行兼慶生,讀者陳祐蓁也特別選在葡萄牙度過生日,今天她要和大家分享這段充滿歡樂的生日之旅。


〈旅遊緣起〉未竟之旅重新出發

2012年和男友計劃一場葡萄牙小旅行,當時早已買好機票,家中卻發生變故,最後我沒能成行,男友自己只好草草單獨去了里斯本(Lisboa),回來後不斷說非常喜歡這城市,讓我心生遺憾,念念不忘,剛好今年生日有一段空閒,男友提議不妨到葡萄牙慶生,所以我們就重新出發啦!


〈開始計劃〉讓機票的價格決定行進方向

原本就計劃從首都里斯本一路玩到北部的第二大城波多(Porto),然後離開,反向亦可,如此安排可以避免回頭路。由於我們已經有一段從台北到瑞士巴塞爾(Basel)的機票,所以需要搜尋從巴塞爾進出葡萄牙的機票,經過比價,最後決定搭廉價航空easyjet從波多進,一路往南玩,最後搭葡萄牙航空從里斯本出。

我們選擇搭火車在葡萄牙各城市移動,火車票可以事先在葡萄牙國鐵網站購買,一般來說三天前購買會有特價,但是得照表操課,考慮到機動性和各大城市之間的火車來往頻繁,我們還是決定要搭時再買票。至於城市裡的交通主要是靠雙腳,葡萄牙幾乎全是山城,要爬上爬下,所以帶一雙好走的鞋是絕對必要的。

住宿部分剛好遇到Hotels.com正在做顧客忠誠計劃,十晚送一晚,於是我們在出發前幾天在該網站上把所有旅店都訂好,不過考慮到旅行未知的變數,所以皆選擇貴上一、兩歐的「免費取消」,保留彈性,事後也證明此舉是正確的。


〈行程特色〉些許破敗也掩不住的絕代風華



◆醉人之城:波多

面向大西洋的波多(Porto)是葡萄牙的第二大城,是歐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早在古羅馬時代就是一個商港,葡萄牙的國名就從波多演變而來。出發前每個來過葡萄牙的朋友都告訴我比較喜歡波多,因為很美好,到底有多美好呢?我們來這裡一天一夜後就不想走了!

波多的舊城區和杜羅河(Duero)對岸的加亞新城(…

青春小鳥曾飛過蒙古。

收到自由時報的信才猛然想起這一篇文章好像從來沒有披露過,大概是因為刊登第二天就離開臺灣,也就忘了。2009年去蒙古,2011年才被刊登,2015年才發表在這裡,也未免太久了。
想想我再也不會去蒙古這類的地方,心中就有淡淡的哀愁。
不過全版面看起來真的很爽。


編按:結合了「蒙古」與「志工旅行」這兩項元素,讀者陳祐蓁的旅遊夢更顯特別,今天她要和大家分享這段難忘的旅遊經驗。


<旅遊緣起>多種緣由促成旅程

因為蒙古的藍天白雲和大草原,曾經是論文寫完之前魂牽夢縈的旅行目的地;因為助養一位蒙古小女孩,心底總想著有天要去看看她生長的環境;因為漸漸不耐長期待在學術圈裡,開始有了想實際去為這個世界作點事情的念頭;因為想藉由短期志工服務找尋自己可以在公益活動中的位置等等,各種不同的理由,成就這一趟蒙古志工旅行。

<開始計劃>先找合適的工作營

◆夏日農場國際工作營

近年來志工旅行大為盛行,許多NGO也都推出各種志工旅行團,多半為期2週。不過我已不習慣團進團出的旅行方式,故選擇獨自參加由「願景行動青年網」媒合的蒙古當地的Mongolian WorkCamps Exchange所屬的夏日農場國際工作營。

該組織也提供工作營前後的住宿選擇,包括志工宿舍和當地民宿,行前我不必太過煩惱要在蒙古那達慕運動會期間和世界各地旅客爭搶烏蘭巴托的床位。

◆辦理簽證和訂火車票

蒙古簽證可在世貿附近的駐台北烏蘭巴托貿易經濟代表處辦理,手續不難,台灣居民申請需一封正式邀請函,一般去旅遊者都是請烏蘭巴托的民宿開立,像我的主要目的是志工服務,則會有當地NGO組織給予申請函。因礙於中國外交上的打壓,外蒙簽證不會貼在護照本上,而是貼在申請時要求的內頁影本上。

為了體驗不同旅行方式,我決定從北京開往蒙古的國際列車,於是我只買了台北到北京的來回機票,請北京的朋友代買到蒙古的火車票。此列國際列車的車票不在北京車站販售,僅能在北京火車站對面國際飯店2樓的中國國旅辦公室購買,硬臥票價1,029人民幣。回程更便宜,我先買蒙古到中蒙邊境上的二連車票,再搭巴士回北京,是去程的半價。

◆行李打包

行前已被告知,在蒙古工作營期間恐怕不能洗澡,不過由於氣候乾燥,洗甚麼都很快乾。這個訊息成了我打包行李的準則:帶大量濕紙巾、兩三件衣服。預計在工作營結束後會在蒙古境內旅行,睡袋、頭燈和防風防雨的登山外套也是必備。切記勿帶太多東西,一個登山背包和一個…

死刑思考筆記一式。

這兩天和佳蓁討論到死刑的問題,兩個人都夜不成眠,徹夜研究歐洲的精神病案例、台灣的死刑冤案、對於無差別殺人的恐懼還有「殺人者死」這概念是否真的成立......。

今天打開文件夾,發現還沒寫完的,14歲國中女生被虐殺案的感想,當初到也沒料到,先擱著,竟然又有割喉案立馬把新聞蓋過去,現在好像沒人記得她了。

想到這裡,我的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雖然人生而平等,可說到底,人命終究還是有差別。

被割喉的小女孩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老師同學都喜歡她,她卻無故死在應該平靜無波瀾的校園,父母們比之以往更加生氣和憤怒,萬一以後這種事情發生在我兒身上怎麼辦?

竹東少女大概爹不疼娘不愛,她被人教訓是因為對11歲的女孩嗆聲,本該是上課時間她卻在被網咖抓走了,雖然她的境遇可憐,但多數父母們不信自己的孩子會淪落到此下場。

案發後社會輿論的差別在媒體的嗜血煽動下,大家沒有真的意識到,也不容意識到。可是從兩個命案發生後,前者大家只是生氣的說這幫人該處死,但後者則有上萬種串連要修改法律、政治人物趕緊表態來看,差別或多或少,不管我們要不要承認,還是有的。

這其實無可厚非。

只是對我來說,竹東的命案遠比割喉案可怕。

隨機殺人,不管犯人有病還是沒病,不管他是真想求得死刑還是閒來無事,沒有人說得準,也防不了,就算把校園圍牆弄的和監獄一樣高,相同的動機,犯人可以在學校外面給等孫子放學的老奶奶一刀。

德國之翼在空難後發表的聲明說,再怎麼健全的制度,防不了一個心中有殘缺的人。隨機殺人大概也是這樣。

但竹東命案本質上就是一種邪惡,整個事件有教唆,有預謀,有分贓,有隱藏,有殘忍,有炫耀,有冷落,所有最壞的特質在這命案都看到了,但這個命案偏偏是能預防的,比起割喉案的不可防範,竹東命案,若真有時光機回到過去,每一步都有機會可以改變,只是沒人真的付出關心去改變。

不過,社會忘記這個14歲的女孩忘得比我想像中的更快。我不免在想那個11歲女孩,她11歲就沒有在上學時間去上學,她唆使一群大人為她復仇,她事後向人炫耀自己教訓了惹怒她的人,她指證同夥大人逼她對受害人丟石子,如今,她才11歲,只是個小學生,學校說家長不願意配合,他們要關心也使不上力。

所以,她的將來會是怎樣?

如果我們的社會不願意關懷那些我們自認「我才不會變成那種人」的那些人,割喉案這樣的隨機殺人,大概也越來越防不住。

2015.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