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5-01-23

滋賀日記,金曜日。



把娘送上機場巴士後,我拖著從多倫多一路破病到大阪的疲憊身軀和大紅行李箱前往滋賀縣,固執的多留五日,畢竟在進入婚姻之前,這大概就是我最後的單身旅程。

滋賀縣不遠,但從JR難波站要去到訂好的民宿也不容易,三趟JR線輾轉到了滋賀縣的石山站,花了點時間搞懂老闆給的地圖,原來還要換搭京阪鐵路。老實說來日本幾次了,要不跟團要不就是城市定點旅行,使用該城市裡地鐵和公車系統,所以我從未搞懂JR、私鐵、新幹線等等火車線路,這次來關西地區,也算是開了眼界。但因為網路上介紹的很多,這裡就不贅述了,再說我也還沒全部搞清楚。

京阪石山站就在JR石山站外,不過雖然兩站相連,都算不上什麼大站,可是相較JR石山站總是個火車站的樣子,京阪石山站就像台灣鄉野之間普通車會經過的小站,只有月台而已,至於火車,差不多就是台鐵區間車的等級。

儘管如此,班次堪稱密集,都快跟假日的台北捷運一樣密集了,雖然石山這地區看起來非常鄉下,不過三十分鐘內就能進京都吶。


民宿An

堪稱順利地搭上車,不到五分鐘就過了三五站,到了民宿老闆指定下車的中庄站,一下車就被平交道給迷住了, 咖啡色的鐵軌和石礫割開幽靜小巷,幾個剛放學的孩子等不及柵欄升起,蹦蹦跳跳的越過,站務員精神抖擻地打招呼,示意我要驗票,他指了指貼在牆上的海報,想來是我有個醒目的行李箱,而這小鎮也只有這麼一家民宿。

民宿老闆貼心的在每個路口貼上指示牌,找到民宿也不費力,主樓是一間有大院子的西式洋房,老闆兼開了家咖啡店,大概是附近居民的閒話家常的好地方。院子裡還有棟單層純和氏小屋,今晚我就一個人獨享了。

老闆的英文講的挺好,但日本人為因自信心不夠而做足功夫的認真態度真是沒有極限。本來以為下午一點多到,Check in之後還有挺多時間逛,不料老闆拿出一疊20頁英日文講稿,逐條逐項地慢慢念,光是密碼、鑰匙和房屋使用,整整念了兩個鐘頭,我眼睜睜看著時間流逝,最末老闆還補了一句:「如果要去石山寺,四點就關門了,要注意噢!」

欸,我說這是誰害的?


※石山寺



源氏物語的石山寺場景展
源氏物語之於日語世界大概就和紅樓夢之於中文世界一樣,是一種綿長深刻不易閱讀卻能再三咀嚼的文學小說,傳統和愛情在書中自成境地,把作者的人生在故事裡無限伸展。不一樣的是源氏物語的作者只留個因書中主角之名而來的姓氏,因為她是女人。

聽說紫式部是在暫留石山寺時構思源氏物語的,但話說回來這也許只是個寺方一廂情願地宣稱,畢竟連紫式部到底是誰都還沒能有個定論,就說人家在這裡想出一篇偉大的小說未免太牽強附會。不過就算沒有源氏物語,作為一千多年的古剎,擁有近江八景之一「石山秋月」的石山寺還是被放在這次琵琶湖古寺之旅的第一站。

而石山寺也的確讓人驚艷。

出了石山寺站我就沒命地遵照只是往前快步走,想在關寺門之前買票入場,不過儘管沿途有招牌不斷告訴妳剩下幾百公尺,路還是有種無止盡的感覺,去程總是相對回程遠,大抵是相對論的真諦。

對照前一日在京都的擁擠,石山寺安靜的嚇人,一進大院,紫式部的虔敬參拜和悠悠漫步都成了能想像的畫面。我買了票,又是一陣沒命地往上爬,腳踩長了苔的石階,枯枝在頭頂上晃動,「想來櫻花盛開或是葉子轉紅或枯黃時大概很美」,而這句話幾乎成了往後遊覽滋賀縣的注解。

日本人很瘋狂於新年參拜和許願哪!
石山寺燈籠
如果是櫻花盛開會有多美呢?楓葉也好。
本堂的大燈籠


※石山郵便局

老是在等到回台灣之後才驚覺,也許在某某郵局,拿某張明信片貼某張郵票,就可以製成(偽)原圖卡了,每次都後悔個半天。

在去石山寺之前,已經在石山郵便局蓋了一個風景戳,本來以為就這樣了,沒想到上了本堂,發現了一套源氏物語的明信片。靈光一閃,記起日本郵變局發行了一套「古典日郵票文學音樂琵琶扇子紫式部源氏物語版」!於是我買完明信片後,又疾行下山,趕在關門前進了郵局,買了這套郵票,貼在明信片上加蓋風景戳,完成了一組漂亮的原圖卡。可見得平日把新郵發行記在心裡有多重要哪!



想想每個來日本的遊客都有自己理想中的日本意象,對我來說,這一趟日本行能完成這兩張明信片,就算是值回票價。


2015.01.20,到底這日記能不能撐完四天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