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4-10-08

我的家庭真可愛。



台灣社會有種風吹草動見牛羊就要幹樵的特質,但一到了選舉季,就變得異常瘋狂,沒有人在意的稅要查,沒有人要做的工作搶著working stay,然後,不意外的,軍公教的福利政策又要拿出來吵一吵。

在這些新聞中,我看著柯文哲一路被追打抹黑的消息,有無限感慨。在我的眼裡,柯文哲就像我家庭裡的叔伯輩一樣:標準的公務員,開始進入老年的保守中產階級,擁有在商人眼裡只供溫飽,但現在年輕人絕對望其項背的房產和存款,日常生活裡,能搭捷運就不搭計程車,因為捨不得買飲料,行動上總是在背包上掛個保溫瓶,裡頭裝的是自己在家泡好的熱茶。

老實說如果真的有更好的選擇,我不會選這樣背景出身的人,因為我太瞭解,他們是好人,不願意(或不敢)官商勾結但也絕對不會支持學運這類的事情,因為小時候苦過,靠著勤儉刻苦得到今天的所有,他們不願意相信年輕一代再也沒有他們當年的大好時機,也不希望有人來破壞好不容易得來的安穩。

我從來不掩飾自己來自一個中產階級,出身在這年頭人人喊打的公教家庭,雖然家裡也講閩南語,但我家在政治立場上理所當然偏藍,因為在南部當老師或公務員,絕對是民進黨市長的箭靶。不過從小看著爹娘和叔叔嬸嬸姑姑們(全是老師和公務員)一路行事,對,我從來都覺得這些人,類似柯文哲的其他人,值得在退休之後過上好生活。

因為不公平的不是他們,是政府。全世界各國,作為老師或公務員,基本上都有類似的待遇,但有些地方的勞工悲慘,有些地方的勞工卻不愁吃穿,所以我不認為退休公務員拿退休金有什麼錯,有問題的是政府和財團為什麼不願意提高勞工的薪資和保障勞工的退休金?

無論民進黨還是國民黨,都想讓整個社會仇視軍公教階級,卻從來沒有一個政黨好好檢討台灣的勞工政策有多荒謬。而勞工們面對如今的處境,坦白說勞工票比所謂的「鐵票」多得多,卻始終不能靠選票選出一個對自己薪資和退休生活有利的政府。

恨一群人容易,檢討政策很難。於是就像小叔叔說去爬柴山,從來不敢說自己是退休公務員,因為山友總是聚在一起義憤填膺,視退休公務員為仇人,我好想對這群人說何不拿這種精神來抗議政府?退休公務員怕亂,但你們也要怕亂,剩一張嘴姑息養姦,怪得了誰?

而妹妹過世後,公司主管來家裡談勞保賠償,賠償的基本薪資約莫四萬,每個朋友聽到都嘖嘖稱奇,妹妹工作不到十年,才剛升小主管,但很多公司要當上總經理才有四萬的基本薪資。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到台灣的多數企業怎麼對待員工,因為不願意負擔更多保費,薪水低,基本薪資更低,可是這現象也沒有人願意付出行動改變。

台灣青年勞工要爭取得應該是一個能夠不會為了選票該支票、能夠製定完善勞工政策的政府,而不是浪費力氣罵公務員很爽,和期待政府修改公務員的退休金,因為就算刪了退休公務員的福利,那些錢,也不會用在台灣勞工身上,而是拿去無償借給中國人。

最後,讓我來說說我家裡的故事,二三十年前,台灣的經濟正在起飛,大家都在賺大錢,但老師的薪水就是個幾百幾千,從屏東市騎到恆春,一家四口擠一台機車;姊姊穿完的衣服妹妹穿,妹妹穿完的衣服堂妹穿;當時家裡做生意的國中同學都買得起一雙兩千的Nike,但我家還處在爺爺奶奶吃完晚餐後會去活動中心前面聽賣藥的說唱,等著拿免費洗衣粉和洗碗精的階段。

就算後來我娘終於成為一個大學教授,一個月十萬的薪水,她連一個名牌包都沒買過。現在總是有人說我家因為是公務員所以有錢讓我出國讀書,但是我爹大概從我小學開始就存這筆錢,他到現在都只在家樂福買衣服,穿破才會換新,年輕時的旅遊最多就是搭復興號到台北,住在350元的破爛教師會館,請問現在哪一對年輕父母做得到?(當然我不認為父母需要為了孩子犧牲自己就是,不過重點在他們犧牲小確幸只為存錢。)

無論是柯文哲還是我的家人,還是許許多多我認識的公教長輩們,如今有幾分錢過上舒適的生活,都不是莫名所以得來的,他們苛刻自己一輩子,就為了曾經政府承諾退休後會照顧他們而已。只不過沒料到等他們退休後,台灣的經濟差到變成公教人員是最好的職業,結果從受人尊敬變成人人喊打。

三月時回家一趟,從公家建設單位退休、但是孜孜不倦四處演講傳授經驗的大叔叔來接我,他說要在銀行前面停一下,因為要捐款給一個原住民小學,數字多到我嚇一跳,我想他還要支持堂弟結婚買房,怎麼捐這麼多?原來是前陣子他受去中國創業的台商同學之托,去東莞監工,領了一筆顧問費,可是對他來說這是在退休金之外多的收入,應該回饋社會。

政府不正義,但是我的家人用自己的方法實行正義,我一直以出身在這樣的家庭為榮。


2014.10.07,大家應該知道這裡的「勞工」指的是所有需要繳勞保的上班族啦厚?

1 則留言:

Zhen , 提到...

那我只好偷偷(?)告訴你,我在台灣工作7年,現在這公司是唯一一間勞健保照實際薪資投保的(應該是太大間很好抓只好照實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