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4-09-13

【Days in Toronto】夏之島。




上星期女朋友小罐來多倫多,兩人站在多倫多港(Toronto Harbor)望湖興嘆,想當初在網路搜尋多倫多港時,出現的多是壯麗的多倫多城市天際線,夜景是可媲美香港維多利亞港的金碧輝煌,就算是日間藍天白雲下,當高樓大廈的玻璃相互輝映時,也有種老是出現在美劇裡、類紐約曼哈頓的時尚感。

可真站到港口來,怎麼也拍不出該有的效果,兩人的結論是「恐怕要去對岸才拍得到,但搭船大概很貴」,於是悻悻然離開。

當時完全沒想到,所謂的對岸,就是傳說中的多倫多島(Toronto Island)! 我一直把這地方想成城市郊區的某塊蠻荒之地,沒想到近在咫尺。而今天因緣際會就到多倫多島來了。





關於多倫多島本身,其實沒有什麼浪漫傳奇的故事,不知道為什麼多倫多這個城市就是沒什麼城市傳說?多倫多島最駭人聽聞的是它原先和多倫多城連成一氣,卻被兩個颶風吹開,至於實情為何,不如就交給萬能維基解答好了。

為求精確,我們今天來的是多倫多列島中最大的中央島(Center Island)。出了地鐵站Union Station就是公園入口,一開始會被入園門票嚇著,想說哪有這麼人性化上廁所都不用錢的西方國家進個公園卻要收7塊加幣的,我以為只有中國這種未開化國家公園才收錢呢,原來要去島上得搭渡輪,來回兩趟後,這價錢倒是挺實惠的。

渡輪來來回回只有一個船班,橫越的應該不是什麼河,而是安大略湖。安大略湖雖然是北美五大湖中最小的一個,但還是大到讓我們這種只有日月潭可以觀賞的小島人難以想像,一個湖萬種風情,渡船時看似渡河,但添上浪花也可以裝成海景呢。

上船後我火速衝到右手邊,為的當然就是這傳說中的天際線。和你以為的不同,這些有著大片清澈湛藍玻璃裝飾的高樓,可不全是辦公室,更多是住家呢,可想而知等晚上家家戶戶點燈開火後,越夜越迷人。

話說回來這幾年多倫多瘋狂蓋大廈讓中國人買,也許應該年年來拍一張,看著天際線是不是年年擠一點?

漸漸開展的多倫多天際線,半圓形建築是多倫多藍鳥的主場。





今天天氣正好,適合在多倫多島上烤肉、踏青、或者馬拉松。


其實也不算是馬拉松。這個週末在多倫多市區有很多跑步和競走活動,聽說安大略湖畔有一場真正的馬拉松,市區有一群穿粉紅色上衣的婆婆媽媽在競走。而Zac和他姊姊Jennifer 參加的則是多倫多島上的小跑步,因為只有5公里和10公里,許多家庭扶老攜幼報名,不乏年輕的爸爸媽媽乾脆推著嬰兒車來跑,加上主辦單位架起烤肉攤位,讓整個島上充斥著夏天最後的喧鬧。

九點半,Zac和姊姊跟著所有參賽選手從沙灘這一側出發,作為陪客,我和Jennifer的男友倒是偷得浮生半日閑,呃,沒有半日,畢竟只有五公里,我們才去洗手間排個隊,正要走上棧橋,第一名的非裔選手已經跑回終點了!

不過業餘選手如Zac或他姊姊跑跑走走,當然得拖上一段時間,於是我們安心走上棧橋。日正當中曬得頭挺暈的,不過對於整個夏天都在內陸的我來說,能看看偽大海的景色多少聊表安慰。





拍照時難免想到福隆、七星潭、或台9線和台11線上幾個無人小海灘,何其相似的沙灘景色,但湖面硬是比大海少了風浪。寫字的人似乎很難繼續從平靜的生活外找出什麼驚濤駭浪來書寫,不得不承認此前高低起伏的日子已經遠遠離開。

但我還是挺喜歡現在的生活,一如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孤島,歲月靜好。

因為跌入回憶和感嘆,一定得來兩張文青最愛之Lomo風格。

2014.09.12,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做了結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