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4-08-25

獨生女和她們的房間。


打開房門的第一眼,那幾年收到的幾隻大型娃娃被洗得乾乾淨淨,正躺在娃娃床上,牆上還掛著國中時迷戀的灌籃高手拼圖,書桌的抽屜很久都沒人真的打開過,我們的童年和青春,最後幾年共同生活的回憶,全埋葬在厚厚的灰裡,一動就要因為塵埃落入眼角而掉眼淚。

這些東西我們都曾帶走又輾轉流回來,許多都是妳剛結婚時從高雄新房子裡搬回來的,不要的。

「剛結婚」,妳看,這轉眼幾乎是十年前,甚或是妳上輩子的事情了。

打從出生我和妳就一起在這房間睡覺,偶爾我們同仇敵愾,合夥偷偷摸摸的進行不能被發現的壞事;然我們最多的時候是吵,賭氣的時候就搶先鎖門不准對方進來,誰都想如果可以獨佔房間該有多好?當時我總是希望自己是獨生女,怨恨爹娘何苦多生一個妹妹。

將來,將來等到我們一滿18歲,就離家了。往後的日子能不要同房就不要同房,至於這個曾被塞滿的房間先是一點一點的被搬空,再一點一點讓我們那些新生活裡用不著的舊東西填滿。直到那年妳要結婚了,家裡幫妳重新裝了個新房間,妳帶走自己的東西,從新房間出嫁,和另一個人過上另外一種人生,終其一生我們不必再爭搶這房間。

那些年我們就想著各式各樣的手段要趕走對方,可如今每一次打開房門都會想起:妳竟然沒有一點點的爭吵就遠遠離開了,再也不要回到這房間,讓我好不習慣。

我現在算得上獨生女了,可是我多希望能回到白天和妹妹拌嘴、三更半夜時說心裡話的日子。






2014.08.15,兩年後。

1 則留言:

H 提到...

好久沒有來了,還是習慣部落格的形貌,
或許是貪念過往找不回的文字溫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