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4的文章

【Days in Toronto】泰式亂炒河粉。

獨生女和她們的房間。

打開房門的第一眼,那幾年收到的幾隻大型娃娃被洗得乾乾淨淨,正躺在娃娃床上,牆上還掛著國中時迷戀的灌籃高手拼圖,書桌的抽屜很久都沒人真的打開過,我們的童年和青春,最後幾年共同生活的回憶,全埋葬在厚厚的灰裡,一動就要因為塵埃落入眼角而掉眼淚。
這些東西我們都曾帶走又輾轉流回來,許多都是妳剛結婚時從高雄新房子裡搬回來的,不要的。

「剛結婚」,妳看,這轉眼幾乎是十年前,甚或是妳上輩子的事情了。

打從出生我和妳就一起在這房間睡覺,偶爾我們同仇敵愾,合夥偷偷摸摸的進行不能被發現的壞事;然我們最多的時候是吵,賭氣的時候就搶先鎖門不准對方進來,誰都想如果可以獨佔房間該有多好?當時我總是希望自己是獨生女,怨恨爹娘何苦多生一個妹妹。

將來,將來等到我們一滿18歲,就離家了。往後的日子能不要同房就不要同房,至於這個曾被塞滿的房間先是一點一點的被搬空,再一點一點讓我們那些新生活裡用不著的舊東西填滿。直到那年妳要結婚了,家裡幫妳重新裝了個新房間,妳帶走自己的東西,從新房間出嫁,和另一個人過上另外一種人生,終其一生我們不必再爭搶這房間。

那些年我們就想著各式各樣的手段要趕走對方,可如今每一次打開房門都會想起:妳竟然沒有一點點的爭吵就遠遠離開了,再也不要回到這房間,讓我好不習慣。

我現在算得上獨生女了,可是我多希望能回到白天和妹妹拌嘴、三更半夜時說心裡話的日子。





2014.08.15,兩年後。

【Days in Toronto】夏天。



這是多麼有趣的現象:人只要有錢,通常就會想買另外一種生活。皇帝微服出巡的戲碼演不膩,一堆台北人要去東部學習慢活,差不多都是個道理。加拿大的中產階級和有錢人也不例外,一到了夏天,城市人會往郊外跑,有點錢的會在好山好水裡買地蓋渡假小屋,養不起一年之中多數時候在養蚊子的別墅芸芸大眾,只好花上一周2500加幣過過乾癮,當然如果你一窮二白,帶著帳篷去國家公園露營,也是可以享受湖景,只是吵了點冷了點和蚊子多了點而已。





多倫多所在的安大略省(Ontario),緯度已經很高了,公路從城市往北,穿過一望無際的針葉林,夏天沒有迷霧,路也不拐彎抹角,配上黃昏,景色極為壯麗,遇上陰天,容易讓人落寞,若是藍天白雲,畫面就有點無聊了,三五個小時都像是開在一張標準的加拿大風景明信片裡。

路開到盡頭往往有小徑,轉進針葉林後別有洞天,安大略省擁有超過25000個大小湖泊,一到夏天這些湖泊周邊都被渡假的人佔滿了。不過可別誤會你會見到日月潭那種萬頭鑽洞的蟻族景象,這國家土地之廣,就算再多的人去湖邊渡假,也人人能夠分到一處清幽。




※ 15. August -17. August 2014

這個週末在男人舅舅Uncle Ken的邀請下,我總算有機會體驗這種傳說已久的貴族式夏日活動,假裝自己也是這類有錢有閒的城市居民,和男人及男人的娘租輛吉普車,開往Uncle Ken的夏日湖畔別墅。
夏日湖畔別墅在多倫多往北三個多小時車程處,名叫Lake Bernard,據說這是在全世界所有沒有湖中之島的淡水湖中,面積最大的。這個湖在2013也出現了類似尼斯湖水怪的傳說,有隻難以捉摸的水中生物住在這湖被稱作「Bernard Monster」。

圍繞著湖畔,有些許個小小鎮,昔日因為高速公路經過的關係尚稱得上熱絡,但如今公路改道,小小鎮們也隨之沒落,就像世界上所有的邊陲小鎮,這些小鎮的人口都在千人以下了,許多教堂因為缺少教民支持而被迫舉牌賣出,聽說300萬台幣就可以買到一個教堂呢。


但是湖畔別墅卻說著不同的經濟景況,許多從多倫多來渡假的有錢人,圍著湖畔,買了土地,樹林裡劈出一片天地,築了房子,有的以多台露營車箱代替、不管哪一種都會有讓人驚訝的傢俱和設備,屋主們會安裝碼頭,擺放各種小船(就算划不動也要買個獨木舟)、屋前是不自然的草坪和花花草草、溜滑梯和鞦韆是給孫子玩樂的,車庫偶爾會被認作另一棟舒適的房子,這兒,一戶一世界。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