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4-03-21

青島東路上。



【3.19晚上】

是的,今天凌晨我又去了。

今天去的人比昨天更多,如果要問大家到底在反對什麼?理由不一而足,遇到一個國中生,從新莊拖著斷臂騎了4多個小時來立法院看看是怎麼一回事?他不一定聽得懂,但整個晚上他都沒走,最後他問我:「為什麼我爸都不管這種事情?」我說我也不知道,但這很正常。

我相信我的家人是絕對不會理解我這樣每天不睡覺在幹嘛?雖然我爸媽也沒說什麼,但可以從按讚的情況看出端倪XD,我的家庭就跟台灣多數的家庭一樣,如果能夠維持自身歲月靜好,對於時事或政策的批評總是禮貌的留在晚餐飯桌上。

如果你問我是反服貿反黑箱反馬英九反中國,饒是我這麼聰明伶俐也沒辦法好好做答,但是我明確知道自己支持這個佔領立法院的行動,為此我願意連續兩天頭眼昏花的跟著一群年輕學生坐在這裡。

理由很簡單,村上春樹的那篇演講詞不是說了:「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 Yes, no matter how right the wall may be and how wrong the egg, I will stand with the egg.」(更悲哀的是現在台灣人還買不起雞蛋來抗議)。

昨天已經快累死但還是陪我到天亮的朋友問我,妳知道下一步他們(陳為廷等)會怎麼做嗎?我說他們現在可能也在院內絞盡腦汁吧?這些學生似乎正在做一件超出他們自己過往經歷的大事,但好像既然走進國會裡了,就不需要回頭。

當然大家也一清二楚馬英九大概是死也不會回應,於是風雨兼程趕來的我們難免揣揣不安該如何收場?可是能坐在這裡一天算一天,載我來的計程車大叔說不收妳的錢,好好加油,台灣的將來靠就你們年輕人,而台灣的將來本來就是屬於年輕人,卻被一群拿盡好處的老人控制著,誰會甘心?

只有支持為了人們起而行動的人,才能確保真理的聲音不被掩蓋。

等車時我忽然想到,事實上世界上多數學生運動到頭來都能取得某種成功,唯一失敗的一次就敗在北京六四天安門,可見得中國政府何等尋常,有朋友問難道越大聲越有立場,我想反問的是,難道我們真要等到這一天才來後悔不曾跟政府大聲說話?

如果有質疑問你為什麼去?雖然不是最好的答案,但非常誠懇。


【3.19凌晨】


清晨下起雨來,現場迅速發放雨衣,我們都還沒有離開,我們都還在這裡,不會被大雨打敗,當然也不會被政府打敗。


【3.18下午】

昨天晚上約莫一點多到現場,五點左右回到家,離開青島東路時還有很多學生陸續趕來。當然我沒有進到議場內,到的時候警方已經把門都鎖起來了,只讓人出不讓人進,並企圖把場內學生弄出去,所以有了三點左右的騷動。

和我在柏林看到的示威活動比起來,一切都很和平,學生們都很自制,一如台灣以往的任何抗爭(可能也一樣無效果)。

我不是一個典型的所謂的「台獨份子」,也向來討厭選舉語言式的逢中必反,這場抗議我不甚喜愛的政客也攪和進去了,原來的我本是不可能去參與的,可是,可是,可是萬事都會有個可是,想到自己以前都會說,香港人曾經除了移民什麼都沒有為自己爭取,若不能跟民主的英國爭取,再來和專制的中國爭取就太晚了。而如今台灣也到了這個時刻,所以我去了。

如果你睡醒了,下班了,有空了,還是去看看吧,或試著弄懂到底我們的政府為我們簽下什麼?你不一定要支持這些學生,但是總得支持自己的權利,為好為歹,這個政府絕對沒有權力瞞著你或不經過你的同意,就去跟中國簽什麼協定。

我們真的應該珍視這一晚堪稱和平的攻戰行動(這是很多年來台灣人民爭取到的),並持續捍衛。

今晚也要繼續加油!


【3.18凌晨】

旁邊的女孩直嚷著真的要爬嗎?真的要爬嗎?然後穿著長裙的我就背著包包俐落的爬到圍牆裡了,這竟然是我30幾年來第一次去立法院的經驗。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熱血的人,對於過於和平的抗議活動總是感到悲觀,但今天只看了院內的現場直播一分鐘,就很衝動地去了,有點傻(半夜的來回計程車錢很貴啊),然我總覺得這將會是很重要的一天,全新又舉足輕重的公民運動,倘若這場抗議太過輕易的結束,那台灣的將來會變成怎樣呢?說真的沒有人知道簽下服貿協定以後的明天,沒有人說得清楚好像也沒有人真的搞懂,而台灣人民是從何時開始淪落到至此的呢?

所以我想站在這裡,親眼目睹。

這是在大家睡覺時發生的事情(而政府打算讓服貿協定強渡關山則是大家在小確幸中醉生夢死的時候),其實心知肚明我們做什麼最終都起不了效果,但我們還是可以做一點什麼。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2014.03.21,接下來會怎樣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