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4-01-31

今天(小年夜)。


今天簽了一張保單。保單是二十年年期,我實在無從想像二十年後會怎樣?這倒底是段多長的時間呢?但想到初一即將到來的國中同學會,二十年好像也只是一眨眼。

保單內容很簡單,年年繳一筆錢,二十年年後,如果有什麼六級以內意外或疾病造成的傷殘,以至於不良於行、沒得工作、乃至於生活不能自理,保險公司會年年給付一筆數額,付個25年。至於什麼是六級重大傷殘,說明內容真讓人不忍卒睹,邊看就邊求菩薩別讓自己遇到。

人生第一次親手買保單,是作為一個可能單身到老的女性突然其來的自覺:人能夠活著的越久,就越沒有天荒地老這回事,保險公司的阿姨說得好,理賠數額對請個看護著實不無小補,因為將來可能沒有另外一個誰來照顧自己,只好自立自強圖個保險。

今天也同時向爹娘說了自己會儘快拿到學位,但不打算進學院了。我說小時候不知道天高地厚,倚仗的小聰明,反正能讀會寫還能舉一反三,就說要拿歷史博士,可幾年下來,我也逐漸認清楚:我有拿博士的基本能力,卻沒走學術之路的特質,而這個特質,這個專心一致、不成功便成仁的特質,事實上才是這行最重要的能力。我很遺憾我沒有,耗盡青春終於認了。

倒也不是看輕自己,只是看清自己的合適和不合適。花七年看懂自己的不合時宜,之於往後R幾十年的人生,還算合理。

以前我總是抗拒自己握在手中的一切,怕它們成了圍堵人生各種可能性的高牆,剛過去的那年活得毫無熱情,內疚自己得到的太多,可以奮力追求的卻太少,如今把話說開了,索性就放下社會期待,放膽走自己要走的路。

今天還換了一張機票,飛成都,而默默的心願是走一趟亞丁和稻城,甚至林芝。然而巴爾幹也是未竟之旅。聖誕節的時候男友的家人力邀我夏天再去多倫多,臉上堆滿笑,沒有說出口的是我真的還有好多路程要走,騰不出時間陪幸福的家庭體驗安穩現世。

男友年後就要去單車環島,人人都問我會不會一起去?怎麼不一起去?我說我們的過去未來有無數旅程,總會有幾趟屬於自己一個人,能同行時就彼此照顧,分開旅行時在心底相互支持就好。

關於博士之後的人生,其實仍是一團迷霧,可是保單也簽了,大方向和父母許諾了,機票也換好了,我想到自己多年來的自我介紹裡的一句話:「對人生無所堅持,唯一的期許是永遠都不要愧對自己生存的時代和身分。 」很高興自己未曾忘記。


2014.01.2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