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4-01-14

生命如此瑣碎14。



飛行好像永無止盡,早些年每次起飛和降落時的緊張感如今早就在九霄雲外,在三萬英尺高空裡的狹窄位置上學會隨遇而安,時差和時光一樣,眨眼就消逝,至於目的地為何,不甚重要,反正還有下一站和下一站。

我忽然想起去年年初回到柏林的片段,那是特別冷的冬天,剛從佛羅里達的朗朗晴天回到陰暗晦澀的柏林,還在環繞北半球的飛行途中,有兩個星期打包好在柏林六年的生活。

好像得了小感冒,又或者是環境驟變的不適,更可能只是因為寂寞。

其實來到柏林後,我已經很少在文字裡用到寂寞,孤單或許有,但我以為只要夠堅強就不可能寂寞。

但在那兩個星期,窗外一片白雪茫茫,寒氣從窗縫裡滲透到房裡,一路冷到骨子和心底,冷到頭都痛了,像極了一晚上灌進十杯雞尾酒後,爆裂的暈眩。我走到街上,舉步維艱,一步一晃,想牽著誰的手,可是哪有誰在?一段雪路走得氣喘吁吁,回家後倒在床上,腦海浮現的是關於留學生的恐怖傳說:一個學生死在自己的公寓裡,沒有人知道,直到天氣變暖才被發現。

這個傳說最叫人恐懼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了都沒有人知道,是當我在德國時心底最害怕的,但感受從來沒有一刻比那兩個星期還要真實,於是七年持續飛行不斷的寂寞湧上心頭瞬間吞噬我的勇氣和堅持,好想回家,好想放棄所有曾經孤注一擲也要完成的夢想,有一刻,我已經打算好不顧一切。

然而此刻我還在飛行,還在堅持早就無力堅持的莫名所以。

現在,我正飛往自己離家的第一個城市,想想八年前情緒高昂的飛來這個黑森林小城,以為世界就攤在自己的眼前,像極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那個時候的我,大概是真的沒有料想到後來的生活會如此變動吧?

(好像還想寫點什麼,但已經降落了,於是就此打住。這也是一種人生無奈?)


2014.01.14,所以今年到底又會是怎樣的光景呢?我好期待。

1 則留言:

Claire 提到...

時光太可怕,快得來不及反應。也許因為你的堅持,持續在夢想的路上,終能抵達。
寂寞阿,倒是我的口袋詞。
願你新的一年,健康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