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3的文章

布達佩斯印象2.Halászbástya。

在城堡的征途上,罕見人煙,星期二下午果然冷清,妳以為。

走了一段路,爬坡,可有可無的紀念品店,冷清的餐廳,服務生像是迎接大戰前的冷靜,抽一口菸,面無表情看著往來行人。妳路過他們,進了一道城門,回頭張望,景色在陽光照耀下糊成一片,天使的影子印在殘破的城牆上,幾輛公車在幾棟大型建築之間走走停停,妳有點迷惘,還在記憶中搜索20歲時的布達佩斯。

再走一小段,還是冷清,然忽然間,馬加什教堂(Mátyás-templom)的美麗屋頂和著藍天白雲進入你的視線裡,接著妳就在轉角處看見它,漁人堡,妳對布達佩斯的所有印象。

當然還有塞滿各個角落的觀光客,原來全擠在這裡。

漁人堡似乎比記憶中的小巧可愛,回憶總是說謊騙人,妳忽然意識到儘管自己來過這裡,但真正印在腦海的是多年前一個住柏林的朋友到布達佩斯寄給妳的明信片圖案,他說自己最喜歡的就是這個漁人堡,但現在寄件人早就失聯了,收信的那段時光也是。昨事今非,人生同此城堡,每個階段都被戰火摧毀殆盡也無妨,反正還可以重建,像是毫髮無傷。

穿梭在城堡的幾座塔之間,對好焦,無論哪個角度,從這一組遊客退下到下一組遊客上場,妳只有一秒鐘的時間按快門,當然妳也可以放棄一張乾淨的風景,誰叫妳不能免俗的只往觀光景點跑?

只是漁人堡終究照不出氣勢,儘管建築師意圖打造一個古羅馬風格的城堡,用大塊白色石磚砌成拱門、迴廊和尖頂,但妳說一個漁人市場的城牆能成什麼氣候?大抵歐洲城堡總要經歷些故事才能顯出滄桑和價值,然土耳其人和哈布斯堡王朝轟轟烈烈的大戰在這座山頭進行時,還不見這城堡,漁人堡最澎湃的遭遇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炸了全毀,說穿了只是歐洲城市的尋常經歷罷了。

於是,有著能一覽多瑙河對岸Pest全景的城堡和觀景台,成了尋常百姓茶餘飯後、談情說愛的聖地,情侶們在城牆的邊邊角角互訴愛戀,在人來人往的觀光客之間纏綿接吻,妳無奈地收起相機,往最高的塔,拾級而上,原以為可以站上最高的觀景台,等夕陽西下,可是終點處卻是一家民營餐廳。

欸,妳不驚訝美好的景色價值不菲,無妨,反正也是真的記錯漁人堡了。


2013.11.05。

布達佩斯印象1.Hősök tere。

深藍的夜色像是一滴墨滲入朗朗晴空,金黃色的光芒從大天使加百列的翅膀後透出,匈牙利的皇冠閃閃發亮,七個昂揚馬蹄的馬札兒部族首領,十位功績彪炳的歷代領導人,還有匈牙利人民哪,廣場上明明沒有太多遊客,卻又像是擠滿人。

從上一個1000年到下一個1000年,眨眼即春秋。

歐洲的首都往往是這樣,一座門、一座碑、一座塔,死去的人是永恆的裝飾,奔馳的戰車點出氣勢,天使或勝利女神高舉桂冠,通常是為了彰顯城市本身的不可一世而興建,多少時代英雄先是在廣場接受人民的歡呼,最後倒於廣場上的革命,進入新時代,人民接管廣場,從偉大成了日常生活,車水馬龍,熙熙攘攘。

如此故事大同小異,歷史卻差之千毫。

布達佩斯的英雄廣場設計簡單,倒也把匈牙利人定居此處、不可一世、策馬奔騰、忍氣吞聲、寄人籬下、趕盡殺絕、革命和反革命的歷史全都擺了進去,一個英雄已經氣勢萬千,全數加起來畫面當然就光芒萬丈。

於是我坐在廣場的中心調整相機角度,想盡辦法要將馬札兒人澎湃而偉大的歷史縮減在一個定焦鏡頭裡,嘴巴念念有詞:柏林的布蘭登堡門和這廣場一比,倒成了普魯士國王家家酒的玩具了。

當歷史定格在我的觀景窗裡,英勇的馬札兒民族後裔們,剛剛下班,或開車或搭車,廣場被流轉的車燈團團包圍,一列警車夾雜其中,警笛聲大作,仿佛是在提醒我,嘿親愛的觀光客,真正的人民英雄在這裡啊!

心不甘情不願的收起相機,好啦,我聽到了。


2013.11.02,後來才發現布達佩斯警察真的超愛鳴警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