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10-06

七年。


明天是德國的統一紀念日,換句話說,我來德國滿七年了,七年該是怎樣一段時間?這樣說好了:當年女朋友結婚,如今孩子已經要上學了。

其實當初也只是寫完碩士論文來遊學散心而已,那時候一句英文或德文都不會說,跟房東要網路,只能一再重複“internet”一個單詞,現在回想起來,當初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能出國過日子,還誇口說不定就留在這裡拿學位?

但日子也就這樣過下來了,也算是能說上兩種外語,最起碼足以跟德國的電信公司吵架,或單槍匹馬闖了好些地方。其實這些年也不真的心甘情願自己在國外唸書,然春去秋來,百般無賴,耗盡青春年華,不但始終沒能真正離開學術之路,也沒有停止過飄盪,終點就在一步之遙,卻怎麼跨都過不去。

七年,就是這樣。


2013.10.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