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9-28

一些杯子。



在哥本哈根得到了第一個杯子,因為這是我們唯一買得起的紀念品,旅行時其實我很少買什麼紀念品,也不會特意去outlet買比台灣便宜很多的包,近年來甚至縮減到只剩下明信片,因為來來去去,任何被擺在家的東西對我來說都沒有實質意義,再說我以為文字已經足夠留下全部,又或者我從來不會忘記任何一趟旅行中值得記憶的細節,不需要紀念品來證明到此一遊。

不過想回家的念頭驅使我開始想要在書本以外有一些真正的收藏,去年聖誕節我許願另一個馬克杯,之後,決心搜集所有去過的城市,開始追杯。在很短的時間累積了幾十個杯子,乍看之下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但兩萬多元攤到20年的旅行裡其實也不是很驚人。

杯子的去向透露了我心底最真切的渴望,一開始我覺得在歐洲買的杯子也不一定要全帶回台灣,因為當時還以為自己能夠在柏林創造出新天地,但現在我已經決定好全部帶回去,我沒辦法把自己的收藏分成兩半,就像我沒辦法把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分成兩處。

所有的搜集都會有盡頭,我的追杯之路也快走完了,儘管在許多收藏家眼中我的杯子一點也不多,據說有300個以上,我真應該去中南美洲或中東走走,但那也無所謂,只要自己還能寫出和每個杯子及那個城市的故事,就好了。



2013.09.27,最近大腦使用過度,睡前總有小宇宙等著爆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