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9-22

張森文之死。





儘管一年之中有這麼多人自殺或被殺,但張藥局老闆之死卻讓我難過好幾天都睡不好覺,因為那是一個平凡的人,硬生生的就這樣被政府和自己的鄉里給毀了。

到底為什麼台灣會有這天?昨天在柏林台灣同學會上,我好像看見了答案。

如果問在場的留學生畢業後你想去哪?幾乎全部的人都要留在德國,為了自己的前途,理所當然。對此,我感到好憂傷,我們在柏林笑談學問或人生,遠離烏煙瘴氣的台灣,在一個情勢大好的城市尋找自己的美好將來,至於回台灣加入體制並且改變它?那好像就意味著你在國外失敗了,是不得已的選項。

但就算回台灣了,自己的生活還是比別人的生活更重要。

前幾天有人丟了這篇舊文章我們要正直地活下給我,會丟給我大概是因為作者曾經也是個曖昧的對象,他的文章裡面有這樣一句話:

「你說你很正直,你身邊正直的同胞被騷擾、逮捕和槍斃,你說你很正直。其實我們每個人,包括我們的政府,正在忙碌地為利益和專制者交易我們的同胞。」

文章寫得很動人,然而這位作者作為一個台灣政治學界的明日之星,當時和他頻繁交談的印象卻是他關心的終究是他的學術地位和前途,多過於去改變社會,能寫出這樣文章的他如果有天能入閣,嘿,他畢竟是江宜樺的得意門生,我們真的又能有什麼期待嗎?

事實上我們誰也指望不了。

到底台灣現在還能指望誰?不把人民放在心上的政府?徹底消失作用的在野黨?壓榨員工的財團大老闆?不願意回台灣的留學生?只關心點數的大學教授?低薪時代只好去澳洲打工的年輕人?還是因為真的生活太苦太沒指望所以為了蠅頭小利就可以賣掉自己權利的尋常人家?

五月天的MV足以讓我們感動得痛哭流涕,然這也來不及救張老闆。

我曾大言不慚地說過,自己之所以成為一個部落客,是因為我總是告訴自己至少要能夠寫到無愧於這個時代──但這都是騙人的,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正直地活下去。


2013.09.21,圖片來源:邱劍英

2 則留言:

Yuan 提到...

總是在你的文章中找到感同身受。我也在想,要怎才能變成一個正直的人...同是留學生的陌生人

佛國喬 提到...

http://angeleggroll-herstory.blogspot.de/2008/03/blog-post_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