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9-11

迷宮(看展記)。


還記得小時候妳讀荷馬史詩,被克里特島迷宮裡的怪物深深吸引。Minotaur是希臘神話裡一個人身牛頭的獸,克里特島國王之子,被困在專為它建造的迷宮裡,以啃食被獻祭的雅典童男童女為生,直到英雄Theseus殺了他。

聽說真正的迷宮只有一條路,只有一條路通向唯一的中心。



當妳走近這個鐵箱子時,妳心裡正在想著這個故事。後來聽說了很多關乎於迷宮之於人生的比喻,妳都嗤之以鼻,因為妳知道,只有一條路,不可能過去了又退回去重新來過,不可能還有其他可能。



不過一開始,妳可以假裝不知情,


天真無邪。


然後妳逐漸看清真的只有一條路,妳可以自由地向前走,拖著一條鐵鍊,


或者人們叫妳要妳也拿起武器反抗,嘿!歡迎來到人吃人的世界。



欸,就算把自己豬也一樣會被吃掉,所以別藏了!


妳已經無路可退(再說前方和來時路並無分別)。


只能佯裝鎮定,


疑?妳還記得Theseus逃離迷宮的那艘船嗎?哲學的悖論,人生的悖論。在這一條路上的很多年以後,總有一天妳會以為改頭換面,甚至死而重生了,但妳還是妳嗎?



迷宮走盡了,妳在心中暗叫一聲,到頭來妳還是Minotaur的祭品,而英雄Theseus從來沒有出現過。



記:貳零壹貳年十月的Berlinische Galerie的「封閉的社會:東德藝術攝影1949-1989」/York der Knöfel: Schlachthaus. Serie und frühe Fotografien der 1980er/Loock Galerie


2013.09.0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