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9-19

中秋。



已經忘記去年中秋的樣子了?去年我有留在台灣過中秋嗎?也許我在中秋之前就逃回柏林了,避免南方家裡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悲傷氣氛。

就像今天,我下意識地想等到星期六小龜回屏東,再來打電話跟家人說中秋快樂。

上課回來,在路上照了一張月亮的照片,國外的月亮其實也沒比較圓。回家後邊煮湯,不知怎麼就想到前年,前年的中秋緊接男人的生日,前一晚我們說好要在一起,隔天我就回屏東過節了。

家族烤肉那晚,妹妹從婆家回來,搬了一堆公司團購的商品進門,有一種可以直接吃的水果玉米,還有她在香港迪士尼買的紀念品。她一一發送,給了一組“一對”的鑰匙圈給堂弟,說是給他和他女友,然後她給我一個鑰匙圈說:「陳老蓁妳沒有男朋友,所以只有這個。」我說這也太不公平了,娘則在一旁神秘地說(當時還瞞著爹):「人家現在有男友了。」妹妹疑了一聲,「又有了?」然後從袋子裡翻找出另外一組丟給我:「好啦!那這對給妳,要好好在一起啊!」

前年,我覺得當時的月亮格外圓也特別亮。然天上的月亮圓,不代表人間事也能圓滿。

湯煮好了,我走回臥室叫男人來一起喝,「要好好在一起啊!」當時其實也沒想到我和男人就走到今天。

躲進男人的懷裡,但我有忍住不掉眼淚。


2013.09.19,今天我們決定還是從柏林撤退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