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8-12

Life goes on。



妳的離開就像全家人生命裡的一道摺痕,攤平後我們都還要繼續往前走,只是那痕跡怎麼也不可能撫得平。而小龜是這道摺痕裡唯一的美好,否則我們可能連打開的勇氣都不一定有。

我把FB的時間軸往回捲,找到全家人期待小龜誕生的前一晚,興奮的情緒。

記得妳生產前幾天,我打電話回家,和妳聊上幾句,我說欸,妳真是瘦太多了,該不會生完我就成了全家最胖的一個吧?妳說我想太多,還說妳現在沒空跟我講因為要搬到新家等著生孩子了,末了妳大笑了幾聲,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這一年,時而在腦海裡仔細復習妳大笑時獨特的笑聲,時而在家族小圈圈裡重複看著小龜出生當天全家人的興高采烈,儘管遺憾和悲傷時不時在後來這一年裡的每一個時刻冷不防來襲,但我固執地把對妳的全部記憶擋在知道妳離開的那天下午之前,以為只要在記憶裡加強那個美好的下午,就能淡化另一個讓人流淚的下午。

哈哈哈哈哈。然後,我們逐漸在小龜的笑聲裡聽見妳了。

懷恩的名字是為了紀念妳,長輩們都這樣喚他,可是我和其他弟弟妹妹仍然堅持叫他小龜,那是妳替他取的小名,我們不要忘記。小龜一臉聰明樣,精力旺盛,卻不撒野,他還不會說話,不然大概會機哩呱拉說個不停,咧嘴一笑,就能把周圍的大人逗樂,抹掉我們心中不曾真正褪去的哀傷,讓我們還能淚中帶笑。

哈哈哈哈哈。於是,每當全家聚在一起時,小龜就這樣在我們爭相搶著抱他的寵愛中開懷地笑著,笑容藏著妳的影子。

嘿,只想妳知道,這一年,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2013.08.12。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蛋捲~

這幾天反覆讀著這一篇,很想說些什麼加油打氣的話,但說什麼好像又都起不了任何一點作用...雖然如此,終究還是忍不住想跟你說說話。這一年來,你和家人們都辛苦也心苦了,你的妹妹一定也很心疼你們!如果很想她,就放任自己盡情想;如果很想哭,就狠很哭一場,沒有關係的!
最後,還是不免俗氣地想說一聲:蛋捲和蛋捲家人加油!!還有,祝福小龜平安健康地長大!


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