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3的文章

波蘭沙發衝浪日記。

註冊了很多年,卻不太常使用沙發衝浪這個網站,儘管旅行時從不畏懼去素昧平生的當地人家住上兩晚,但若真要開口要求,我總有些莫名猶豫,第一次沙發衝浪的經驗堪稱愉快,但之後我也沒有機會或興致再來一次。

這次去波蘭決定的很臨時,對於一個機票買了卻時常改來改去的我來說,也許臨時決定才真能成行。也不知道是被什麼觸動,神來一筆的決定至少要再去睡一個沙發。接著我就如火如荼的開始找尋適合的沙發主,因為嫉妒年輕又擔心要喝酒應酬,所以28歲以下的沙發主就先被略過了;打開檔案以後,養狗的、偏好男客或偏好女客的、太帥的都不行;其實我偏好的是年紀相當的情侶,或上了年紀的老先生老太太,因為他們通常會有一個多餘的空間和一張床,也相對安全。

最後,我選擇了Adam和Jola,一對才30出頭卻已經交往11年的情侶。Adam回信回的很乾脆,他說我看起來是個有趣的女孩,歡迎我來,告訴我地址給了我電話,隨後又說他們會在月台上等我。

從柏林到Szczecin只需要兩個小時,從德國網站買票,單程票特價29歐,但從波蘭那頭搭同一班火車,20波幣可以五個人來回,火車搭著搭著,沿途景緻從一邊青蔥綠地換成了枯黃乾草堆,跨越奧德河,德波國界,早就取消邊境檢查,但同屬歐盟不代表同屬一個世界。

接著我就看到Adam和Jola十指緊扣,站在月台上微笑著看著我下車。

小情侶是素食主義者,帶點龐克風格,Adam是個木工,Jola則是馬具用品社的普通員工,公寓簡簡單單,甚至不必問也可以精準想像他們的生活:每天,吃過早餐後,Adam送Jola去上班(各自帶著前一晚留下的食物當中餐)後,視情況上工或辦些跟家有關的事務,傍晚,剛下班的Jola邊做飯邊等Adam回家,要是晚歸,就拿一本通俗小說窩在沙發上讀,晚上兩個人也許手牽手去散步,也許一起拼拼圖,也許各自瀏覽網路,凌晨以前拉開沙發床,入夢。日復一日。

抵達這天是星期日,Adam需要工作,於是Jola帶著我在烈日之下穿梭全城。經過市政廳前三隻德國人留下來的老鷹巨型石柱,Jola提到德國,語氣流露羨慕和嚮往。忘了1945年到底是誰把這兒的德國人全數逐出,但現在Szczecin的年輕人也好想被送去西岸,又或者,如果德國人還要回來做生意,他們願意隨時不計前嫌,敞臂歡迎。

中午一點時我餓得頭暈腦脹,Jola說不如到前面的購物商城吃點東西?但是她不餓,她說波蘭人不習慣吃中餐。我想來到港口城市,怎能…

【WC in Berlin】哈雪克市場

※觀光地點

Hackescher Markt (哈雪克市場)


※ 景點獨家介紹

Hackescher Markt是個沒有地標的觀光地點,但因位處在電視塔和博物館島的之間,旅遊書又一定會提,所以也算得上人來人往。

這裡其實就是一個小小廣場+周圍的街廓,算是Oranienburger Straße的起點(這條路是柏林最著名的夜生活大街,沿途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餐館酒吧和美豔妓女)。Hackescher Markt是舊時有錢猶太人住的地方,建築物以一進又一進的Hofe(中庭)聞名,如今很多新銳設計師己在這裡開店,大街小巷和每一層中庭都是住家夾雜店家,店家裡賣的不只是設計和時尚,還有柏林獨一無二的氛圍。

除了Höfe層層疊疊的風景令人驚艷外,值得注意的是每棟建築門前地上的小小金色方磚,上面刻有人名和其生卒年月,是為了紀念二次大戰期間,原先住在這裡但被納粹抓走的猶太住戶。另外,仔細觀察的話,你會發現總會在有些建築物前,兩個警察日日夜夜的在門前走來走去,那表示該建築物必定跟猶太人有關。

最後情報是每個星期四和六在Hackescher Markt有小市集,除了新鮮蔬果魚肉外,還可以看到很多高質量的手工藝品喔。

以上,簡單介紹。


※ 免費廁所

那麼,若在這裡逛街逛到想上廁所,卻有不甘心以任何形式多付錢,該怎麼辦呢?

其實在德國,如果你就這樣大方地走進一家餐廳,直直走到底進去洗手間,服務生大概也不會出言攔你。只是倘若你和吧台對到眼睛,你自己還是會很不好意思,再說這裡也算是一級戰區,很多餐館都會乾脆貼上上廁所要50cent小費的佈告。

但還是有個能讓你自由自在如廁的洗手間!
位於一家柏林頗負盛名、持續力抗隔壁星巴克的典型歐洲小咖啡館裡。因為小咖啡館有側門,從側門走到洗手間不會遇上任何服務生,避掉尷尬,廁所大門本身隱藏在一面貼滿各種海報的牆裡,你還能從容不迫的進去再出來都沒人發現呢。
當然,最終你大概還是會想坐來點杯咖啡,因為這是柏林最後的一道咖啡館風景,沒進去怎麼算來過柏林了?

面對咖啡店的右手邊有走廊通往中庭。

中庭也擺滿桌椅,就是那個側門。

藏在海報後的廁所,要注意看最上頭的標示,這是女生廁所的喔!


2013.08.18,話說回來這系列到底是要傳達什麼?

Life goes on。

妳的離開就像全家人生命裡的一道摺痕,攤平後我們都還要繼續往前走,只是那痕跡怎麼也不可能撫得平。而小龜是這道摺痕裡唯一的美好,否則我們可能連打開的勇氣都不一定有。

我把FB的時間軸往回捲,找到全家人期待小龜誕生的前一晚,興奮的情緒。

記得妳生產前幾天,我打電話回家,和妳聊上幾句,我說欸,妳真是瘦太多了,該不會生完我就成了全家最胖的一個吧?妳說我想太多,還說妳現在沒空跟我講因為要搬到新家等著生孩子了,末了妳大笑了幾聲,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這一年,時而在腦海裡仔細復習妳大笑時獨特的笑聲,時而在家族小圈圈裡重複看著小龜出生當天全家人的興高采烈,儘管遺憾和悲傷時不時在後來這一年裡的每一個時刻冷不防來襲,但我固執地把對妳的全部記憶擋在知道妳離開的那天下午之前,以為只要在記憶裡加強那個美好的下午,就能淡化另一個讓人流淚的下午。

哈哈哈哈哈。然後,我們逐漸在小龜的笑聲裡聽見妳了。

懷恩的名字是為了紀念妳,長輩們都這樣喚他,可是我和其他弟弟妹妹仍然堅持叫他小龜,那是妳替他取的小名,我們不要忘記。小龜一臉聰明樣,精力旺盛,卻不撒野,他還不會說話,不然大概會機哩呱拉說個不停,咧嘴一笑,就能把周圍的大人逗樂,抹掉我們心中不曾真正褪去的哀傷,讓我們還能淚中帶笑。

哈哈哈哈哈。於是,每當全家聚在一起時,小龜就這樣在我們爭相搶著抱他的寵愛中開懷地笑著,笑容藏著妳的影子。

嘿,只想妳知道,這一年,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2013.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