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7-27

【Heimweh】我認為的歷史1.



一次博士生討論會上,有個東京大學博士生抱病演說關於中德新約的談判,不知怎麼地提到了Zweiter Japanisch-Chinesischer Krieg(第二次日中戰爭)好大膽的日本鬼子竟然還敢把日本擺在前面,也就是市面上廣為流傳的「八年抗戰」。對面坐著拿中國共產黨獎學金來的北京大學交換生當場就拍桌子跳起來說:「怎麼會是日中戰爭?這樣講不是等於說日本和中國是平等的?這可是日本侵略中國!是侵略!」這位交換生嚇壞了在場的德國人,至於本來病入膏肓的日本學生看起來就更加七苦了,咳了兩聲,說身體不舒服,打住了報告。

一暫停,氣壞的中國女生轉頭凌厲的看著我,「那台灣怎麼說?」我說就抗日戰爭、八年抗戰這類吧,但其實講中日戰爭也沒什麼不對啦!(從此這女生對我印象就極壞,成了只想巴著德國人的台獨分裂份子了。)

冗長的開場白後,我想來清談關於中學台灣史的一些爭論。其實在所有的歷史研究範疇中我最怕的就是台灣史,最不想研究的也是台灣史,歷史學者對於過去歷史的看法往往藏著自身對現實生活環境的未來想望,我在台灣土生土長,很大的可能終會老死在這島上,於是對於台灣史有個最起碼的客觀是再也不可能了。

話說回來歷史本來就絕無客觀,所以趁著人在國外、自以為喝過幾年洋墨水,就來寫一下個人意見吧。

已經嚴正的表達過,我認為無論「日治時代」還是「日據時代」,都沒有直說「日本殖民台灣時代」來的好。日本人在十九世紀末明治維新以後,就開始全面仿效西方,而且還不是像清朝的什麼洋槍洋炮,他們要學的是西方的帝國主義模式,利用軍事擴張來攻城掠地,最後達到對殖民地政治控制和經濟侵略的目的。既然我們的學校教育教民主、教自由、教資本主義、教社會主義等等這些西方生產的名詞,也說以被同樣手法對待的非洲是法國殖民地、香港是英國殖民地,那到底在台灣是日本殖民地這說法上,為什麼這麼扭捏呢?

當然也有人會說那荷蘭人在台灣時又怎麼說?我認為這兩段時期,「佔領」或「統治」的說法和歷史事實相去不遠,荷蘭屬於舊式帝國主義,目的在把台灣當成貿易樞紐而非殖民地,佔領台灣的是一個荷蘭的公司,不是荷蘭政府,這和新式帝國主義的日本政府傾國之力要得到台灣和台灣能帶來的收益還是有所不同。

但若要在「日治時代」和「日據時代」中選,我也只好選擇日本佔據台灣,因為殖民地當然是佔據,世界上的殖民地都沒有什麼美好的,就算日本警察的鞋子比國民黨警察的鞋子來的乾淨,日本政府終究不是像治理九州四國北海道這樣的來治理台灣,如果你問青島人,他們會告訴你日本警察比德國警察壞多了,但問題是兩個殖民母國的掠奪本質都是一樣的,如果殖民地的人要這麼比,其實是很悲哀。

然現行課本和政府公文上說的「日據」當然不是我認為的這回事,官方版的日據時代說的是日本佔據了中華民國的領土,這對於持「日治」史觀的來說,當然不合理,因為這是把中華民國而非台灣視為主體,也就是把當年蔣介石逃難來台看成順理成章,若要在延伸,就是把國民黨在台灣的政權合理化。

從這裡開始,一個歷史說法的問題就成了一個政治立場,甚或國家認同的問題了。

也就是在這點上,我忍不住說三道四。我最想問的是,在中學歷史課本上,為什麼不能夠超然一點?廢話,當然是不能啦,歷史教育就是國家認同教育。客觀歷史事實是:被日本殖民過,和,被蔣介石的國民黨佔據過。

的確,關於蔣介石的國民黨就這樣莫名其妙跑來台灣避難,靠著優勢的武力施行白色恐怖、軍事戒嚴,和日本的殖民本質的確不同,可儘管他也帶了很多黃金和故宮文物來,我還是認為是「蔣介石政府佔據台灣」,我覺得課本就應該這樣寫。換言之,台灣的歷史課本裡也不需要用「對日抗戰」,因為台灣人根本沒有對日八年抗戰這回事,是蔣介石才對日八年抗戰,八年抗戰期間台灣人正在幫日本打盟軍呢,所以對我來說「中日八年戰爭」(或「蔣介石政府的八年抗戰」)才是合理的說法。

台灣人的確沒必要把自己和中日之間的國仇家恨攪和在一起。(但拜託,也不要就這麼輕易地忘記日本人殖民台灣的歷史事實。我始終相信歷史真正的意義在於知情後原諒而非忘記或仇恨。)

好,再跳回蔣介石和他的國民黨佔據台灣這回事上來,那之後呢?之後的台灣史要怎麼說?這完全不可能用理智回答,因為牽扯到每個人對總統大選的愛恨情仇。

但今天,我決定要來豁出去的談談我的看法,是說位太太人微言輕,卻自以為會有什麼危險XD。我認為要否定蔣介石政權在台灣的合法性是極其容易也非常合理的,因為在日本投降之後,放棄了台澎金馬的主權,但革了清朝命的中華民國自以為有這個主權應該回到他手上,就派軍隊來接收了。也就是說,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政府不管台灣人意願的佔據了台灣(但請注意這還是和日本殖民台灣的政權性質不同,日本是用西方帝國主義那套,蔣介石簡單來說就是個流氓佔地為王),並把中華民國安在台灣頭上。

蔣介石的政權在台灣很蠻橫,可是請注意,以台灣為主要領土的中華民國在當時卻被國際廣為承認,更刺耳的是,台灣人到頭來也默認了。

很多人會反駁當時候有戒嚴,人民手無寸鐵,怎麼抵抗這外來政權?但容我提醒,很多國家的革命成功也都是起點於此,就說革命是頭破血流,否則都只是空談。

再說明白一點,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說蔣介石的政權不合法,但如今,中華民國這四個字,的確是經過全台灣人民長期默認的結果,因為在蔣經國時代,人們屈服於十大建設的經濟起飛,對這政權,認了。在李登輝手上,中華民國和國民黨都本土化了,所以好像也不用改了。等一干民進黨的領導人開始爭取當中華民國的總統,更甚止,其中一位道道地地的台灣之子陳水扁也選上了,如果他不滿意中華民國,就應該不畏戰爭和外力干涉地尋求改變,但終究還是沒改,而台灣人民還是沒有反應,那麼等政黨再次輪替的今天,談國民黨或是中華民國政府的統治合不合法或是合不合理,已經太遲也完全沒有意義。

中華民國等於台灣,台灣等於中華民國,既然如此我認為在本國史部分,提到中華民國的由來,是符合台灣現狀的。

但是提到中華民國的由來和是不是把台灣史放在中國史之下絕對是兩碼子的事情,提到是因為總是要解釋這國號到底怎麼來的。可解釋時,既不需要把中華民國當成中國歷史的正統,也不應該把台灣放進中國史理解釋,而是就像在提到荷蘭人佔領台灣期間,也是要解釋為什麼會有荷蘭東印度公司這樣的,就介紹1911年革命後有個中華民國誕生,一路跌跌撞撞至淪落到台灣,藉著軍事優勢(非法)佔領台灣,最後在內部高層和台灣人民的合作努力下轉化成台灣的合法政權。這樣就夠了。

中國史當然還是要教,因為我們仍然使用中文,能不了解自己語言系統的歷史背景嗎?雖然很多人會說閩南話或客家話不是漢語,甚至有人覺得可以用拼音,但其實這是一種誤會,當初創造中文字的目的就是在於不管各地方言差異有多大,書能同文,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偉大的創造,台灣人真的不需要刻意捨棄。但中國史真的不需要刻意提到台灣,因為台灣在中國歷史上除了有第一條以載客目的的鐵路和甲午戰敗被割讓給日本外,根本也沒啥關聯,何必硬要扯進去?

至於1949年後的中國人民共和國,那的確是外國史範疇了,就放在亞洲史裡面好了,不然外國史以歐美史為重也是怪事一樁,孩子們只瞭解遙遠國度的歷史卻不能理解隔壁座新移民同學是從哪裡來的,也不合邏輯。

東拉西扯後,清談已經變成雜談,而我終究是要說什麼呢?

(待續)


2013.07.27,是還有什麼好待續的啦X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