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4-03

【純屬雷同】倒數第二幕戲。




舞台上,一面白牆,上面掛著陸小曼和徐志摩的合照,和一幅胡適題詞。

開場,陸小曼眉頭深鎖,已經坐在茶几旁吸鴉片,煙霧繚繞。徐志摩上台,一臉疲憊,隨手把公事包放下。


【徐志摩】行行好,不要再吸了!

【陸小曼】(不發一語) 似乎不見徐志摩進門,只管吸鴉片

【徐志摩】後天我在北京有個關於中國古代建築的演講,明天就得取道徐州飛北京,就在家一晚,妳好歹也跟我兩句話。

【陸小曼】古代建築?彷彿第一次看見徐志摩進門似的,那個女人邀請你去的?

【徐志摩】是,是徽音邀請我去的。

【陸小曼】可憐那,咱們徐才子真像隻哈巴狗,林才女要是召喚,十萬八千里也得趕過去。瞧這下,才剛進門就要走。

【徐志摩】妳這話過分了!不過就是個演講,她邀我是看重我,再說,就算她結了婚,心裡未必...

【陸小曼】未必愛著梁思成,愛著你?都幾年了,你還這麼自作多情?我跟你說女人就是死心蹋地,若真是愛,要死要活都會跟著,你們徐家這個好義女跟著你去英國、替你生孩子,為了你的自由不甘願的離婚了,卻還替你餵養一大家子,連你母親死了都是她去送終,這才叫愛。我不畏流言離婚來嫁你,這才叫愛。

【徐志摩】我不也為了和妳在結婚放棄我和幼儀自小的媒妁之言?

【陸小曼】冷笑。你自己都看不起的婚姻也敢拿來說嘴?

【徐志摩】我愛妳,不然我又何苦上海南京兩邊跑,做各種工作供妳生活,長嘆一口氣,要說我徐志摩有什麼才氣,也都被這愛磨損了。

【陸小曼】自己江郎才盡了可別來怪我,我是怎麼樣的人,早在你認識我時就一清二楚。出神,彷彿想到初識時的愛戀,泛起一漣微笑。再開口,語氣放軟,唉,我才聽邵夫人說徐州有大霧,車都不好駛了,你怎麼飛?

【徐志摩】我非得去不可。頓了一下,彷彿下定決心,就算飛機撞山我也得去,我要讓徽音知道我還看重她。

【陸小曼】非去不可?


陸小曼霍然站起,和徐志摩怒目對峙。

然後陸小曼尖叫一聲,將手中的鴉片煙管丟向徐志摩,沒有擲中他,反倒打下了掛在牆上的兩人合照,框郎掉到地上。徐志摩那一邊的玻璃碎裂。


【陸小曼】你去吧!去成就你的情啊愛啊,我再也不需要你了!想我陸小曼區區一個無名女子,本來也就是愛玩樂罷了,你偏偏要安上這些情啊、愛在我頭上,如今卻要和政壇最有勢力的張家女兒爭媳婦地位、要和民國第一才女爭搶丈夫的情愛,連梁啟超和胡適這麼有地位的大人物都來對我的婚姻說三道四,我何德何能?如今也注定留名青史了,還有什麼好求的?高聲喊完後,平靜看向徐志摩,至於你,徐志摩,你說我們的愛磨損了你的才氣,今年以來你也只淘出一首詩,你的確不比從前,現在真應該讓飛機撞山,如此我們方得結束這場鬧劇。再說,語氣帶著惡意,你若不死,這民初最轟動的羅曼蒂克愛情戲就要變不好看了。

【徐志摩】妳非得這麼殘忍不可?

【陸小曼】(沒有回答)。


陸小曼和徐志摩轉身從兩個方向退場。

舞台燈光暗。旁白念了一段新聞:「1931年1月19日,文壇名家徐志摩上午搭乘從南京到北平的「濟南號」郵機,到達濟南附近時,因飛機觸山失事,遇難身亡,時年34歲。」


2013.04.13,也許我只是想重述婚姻會摧毀愛情的觀點而已。

2 則留言:

MichelleK 提到...

我以為你要寫言情小說。
我看完前面兩句,就看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 提到...

是林徽因哦,最後一個字不是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