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3-02-21

生活品味嗎?






拿去裱框的海報今天送回來了,拆開包裝的那一瞬,我得說自己真是被結實的嚇了一跳,300塊買的哥本哈根博物館過期海報,裝在金漆框裡忽然變得雍容華貴,真以為是一幅高更原作了。

其實拿去裱框的那天,很是掙扎,事前在拍賣網站問過價,也跑了兩三家海報或拼圖店,這麼大張的海報,怎麼問都索價甚高。若真要換算成歐元,好像挺便宜,但這兒是台灣,一口氣送出幾張鈔票怎樣都心疼,偏偏帶了四張海報去,躊躇了半小時也難以決定挑哪張,最後也就牙一咬、心一橫,全都裱框了。

然,就是一次剪+染髮的錢,換回四件藝術價值看似高檔的傢飾,到底有什麼好心疼?

這就是說來奇怪之處了。我是一個保養品娘配給什麼就用什麼、不會為了美食名產東奔西跑或花時間排隊、喜歡吃快炒或吃到飽多過精緻的日本或法國料理、只買兩個品牌的衣服(其中一個是ltive)、對LOGO印在表面的包包品牌沒有任何研究、下載電影不進電影院、不化妝、不點精油、不收藏公仔娃娃、旅行時只寄明信片不事先調查該買之物也不買紀念品、不去咖啡館工作、不上健身房運動的人

簡言之,我其實就是個沒有什麼生活品味的女生。

但我卻很捨得把錢花在做臉做身體做頭髮上面,喔,還有買書和買機票,換句話說,就是喜歡身、心、靈的享受多過於身外之物(但在吃方面又覺得能填飽肚子最重要,至於花錢塗指甲油就算了)。而有陣子我相信這才是明智之舉。

可是現實生活畢竟屬於物質範疇,去瑞典借住小蟹子家,看她的窗台擺滿世界各地的熊娃娃、玩子總是知道去哪個城市該進哪一家餐廳、就算是SPA或溫泉,她也會事先打聽、Una無時無刻都在拍照,快樂的生活全部都在硬碟、東華歷史系的師生好像都認得紅酒和好吃的料理、就連生前超省且不愛旅行的妹妹,也留下了一整櫃的Holly Kitty。

有的時候我會想,我不寄不收藏物品,也不蒐集影像,去過很多地方,但其實多數時間只不過讓時間和金錢流逝,卻沒有什麼可供日後憑弔(時常連照片都沒有)。至於台北的小公寓更是倉皇而凌亂,入住將近十年還是看不出任何端倪,到底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沙發床、組合櫃、組合衣架、塑膠抽屜、摺疊桌、折疊椅、床墊擺在地上,30多歲的單身女子房間看起來像是臨時拼湊的學生宿舍,因為不知道未來在何方,每天晚上也只好抱著將就入睡。

十年生活風景如一日,真讓我有點慌,多少也開始不耐煩,已經不是再去染個新髮色或來一場2小時的泰式按摩,就能夠排解生活停滯不前的挫敗感了。

於是在多倫多時,向送我第一個星巴克城市馬克杯的男友宣示,自己將要踏上搜集征途。其實也不為什麼,當初改裝小公寓時,爹照著屏東老家旅行紀念品擺不完的概念,在三面牆上都做了帶有鹵素燈的玻璃櫃,但這些年,櫃子只有書可以擺,雖然有書滿牆也不失為一種氣質,但我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麥田歷史選書」一字排開也算是一種收藏。

裱框也是這麼回事。在德國時我把明信片和海報貼在牆上當裝飾,但透明膠帶怎麼看都只能聯想到方便好拆,雙手一攤,又是另一副學生貌。

其實也曾經跑過創意市集、進過電影院、泡過咖啡店和小酒館、並在公館的三家live hause 花過大把鈔票,但是在時尚的IKEA的紅色鐵櫃因為鑰匙不見廢棄魚一角三五年、牆上的四百擊、摩托車日記、顏色三部曲等電影海報在台北潮濕的氣候裡逐漸變軟而爛掉、而自己始終無法落地生根後,生活一定非得怎樣的堅持在心底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得過且過,寧可把錢花在自己的身體上,而非身外之物。

很難說上好或者不好,就是少點什麼罷了。所謂的對生活不滿意,多源自這長期的少點什麼。

把裱框後的海報釘到牆上,兩個星期的整理也告一段落,當然不至於這麼一來就成了什麼有生活品味的人,但最起碼是真有了點定居的樣子,也許接下來我應該寫些收藏或開箱文,又或者去吃一隻從來沒吃過的台式德國豬腳好了。


2013.02.21。

1 則留言:

Claire 提到...

也許,這也是一種生活
把金錢投擲在自己所認為的美好
每個人的價值本來就不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