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2-12-22

哥本哈根快轉2.


Tivoli

響徹雲霄的尖叫聲讓人無法忽視,何況出了中央車站就迎面看到入口,反正不用門票(這句話感覺會重複好幾次),就進去走走。萬聖節前夕,園區裡都是南瓜,無關任何節日,遊樂園裡不負眾望塞滿小孩,兩個怕極孩子和早就忘記孩提時光是何模樣的大人,一進去就想找路出來。

原來所謂的童年是這麼擁擠和吵鬧,離開時我帶著慶幸之情。





Ny Carlsberg Glyptotek

當中並非所有創作者都在燦爛的黃金時代裡大紅大紫,不乏窮途潦倒、時代的失敗者,然而其作品在時間裡不滅,博物館裡占地為王,是永恆的贏家。

自1850到20世紀初,從寫實主義到印象派再到後印象派,這世代最經典的藝術家聚集在這裡,藝術史課本用得上的圖片現在得以親眼目睹,標示作品名稱的小牌子上,創作者如竇加、雷諾瓦、莫內、梵谷、高更、塞尚、羅丹等等(連初學畫時的畢卡索都來共襄盛舉,) 就算對繪畫再一無所知的人,大概也都念得出中文譯名。

逢此盛宴,彌補了一直說要再去巴黎始終不成行的遺憾。

而博物館的網頁上,特別說明為了這個FRANSKE MESTERVÆRKER特展,還裝修了新展區呢。 





H.C. Andersen Eventyrhuset 

當所有人都不再記得童話故事裡的細節,魔鬼總得以猖狂。

拿著熱可可慢慢晃向市政廳,經過一間充滿童趣的博物館,一時興起就走進去了。後知後覺的想到:對喔!丹麥是安徒生的故鄉。

投幣後走上悠悠小徑,年幼時的睡前故事被一格一格用玻璃裝在框框裡,拇指姑娘、小美人魚、碗豆公主、賣火柴的小女孩,結局有的歡喜有的悲傷。

最後一格是國王的新衣,這真是微妙的安排,如果你聽懂了這個故事,出了盡頭那道門,就表示真的長大了。 






Rundetårn 

站在角落捕捉光和影,小孩們在遠處嬉鬧,先聲奪人,就看到一團團小人球衝下來,喀擦,完成一張照片。

17世紀建成的高塔,是天文台也是圖書館,中世紀所有神秘被視為異端的知識,好像都是在高塔上完成的,也許是接近天空讓人智慧大開。

花一分鐘想像裝載著滿滿書籍的馬車長驅直上高塔,把知識遞交給學生,夜晚還有天文學家探索宇宙的秘密,嘿,好一個不落俗套的景點哪。 





                 
Post & Tele Museum 

小時候都讀過蒙古帝國的驛站多麼壯觀和偉大,中原皇帝的命令在累死一匹又一匹的馬後,數天就能夠傳達至八萬里之外的高加索山脈,沿途會有驛站專人接待疲於奔命的傳譯官(好有人情味);終於人們有了電報和電話,只要有線路和接線生,訊息就能從這裡傳到那邊,然後某天,竟然連喜馬拉雅山的雪人都可以使用手機了;如今甚至只要寄個Email過去,連開口說話都不必了。

這就是科技始於人性的最好證明。

但如今連喊出這口號的Nokia都成了博物館的展品,看到自己人生的第一支手機被擺在博物館裡,不勝唏噓。

郵政和通訊博物館,一個觀光客絕對不會來的博物館,男人指明我絕對是為了免費的明信片而來,可不是?丹麥寄到國外的郵票,一張要價超過台幣80元,博物館外頭擺攤子的工作人員說在這裡我們免費幫你寄,還真幸運。






回憶有休息之必要,先喘口氣。


(待續)


2012.12.21,點小標題會連結到官網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