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2-09-08

Darüber3. 一年後 。



你問我,是不是應該送我一個周年的禮物?

Skype這一頭的我苦笑無語。好久以前就說好今天要手牽手在柏林的音樂節狂歡到明日清晨,心裡暗想,出門時一定要帶上我昨晚就做好的蛋糕,以免突然肚子餓;然後我們會一起飛到南歐,開始兩個人的長程旅行;然後我們終於會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腳踏實地的過柴米油鹽的日子,因為愛情到底是生活。

然計畫從來趕不上無常,我回台灣,於是又分隔兩地。

和一個加拿大人談戀愛,遠距離本來就是常態,不足為奇或為懼。荒謬的是這次換成你人在柏林,可是,你本來不該在那裡,一個說著你聽不同的語言、沒有半個朋友、天氣又怪的可以的城市。

你大概不知道,第二次和你見面,我就在心裡默默想著,也許只有工作自由的你才能來柏林陪我寫完論文。這些年一個人在國外,我也就只有這樣一個渺茫的指望而已。

結果只有你認真的把我的心願聽進去,勇敢的搬來柏林。

所以現在,雖你也懂這無可奈何,但我還是好愧疚把你一個人留在柏林,先不說什麼週年慶了,你為了我的生日而來,發高燒還是陪我到波羅的海遊玩,可是我只能再回台灣前,倉促地留一張簡陋的卡片給你,甚至沒辦法在你生日這天透過Skype親口和你說生日快樂。

是說,遠距離戀愛是種單純的考驗,我相信我們都可以安然通過;為愛相隨到陌生的城市一起生活卻是個賭注,籌碼是對彼此的情感,報酬是兩個人的關係也許能再更進一步,風險則是徹底的分離。而到底,這突如其來的分離,是避開了不必要的賭注,還是徒留不能同居的遺憾,這時候的我還沒辦法弄清楚。

還好,我愛你、你愛我,於是我們還是我們,在所有不能肯定的將來裡,這是唯一的篤定。

親愛的Zac,我總自認自己是你30歲生日時得到最好的禮物,但也許你認為是最麻煩的禮物?而這一年,不長也不短,快樂有時、吵鬧有時、分離有時、相聚有時、悲傷有時、甜蜜有時,至今遇見你仍是我30歲過後發生過最美好的事情。不管我們會在哪?都希望明天的今天可以一起慶祝生日和兩周年,我是真的這麼期盼。

嘿,親愛的,這一年,謝謝你的照顧,生日快樂。


2012.09.08,謹以此篇紀念那個神奇而甜美的夜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