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2-07-12

寫明信片。



忘記是文欽還是水瓶子誰先問要不要收一張?兩人分別從以色列和搭乘日本署光號途中寄了明信片給我;然後是那年夏天我去了西藏,寄了好些明信片給當時在MSN頻繁聊天和來剛剛認識無名部落格的朋友們,正式開始寫明信片的旅程。

而跟著我很多年的部落格朋友們,不管熟或者不熟,大概都和我交換過一兩張明信片,無論在定居地還是旅途中,寄往四方,寄回島嶼,寄過幾百張明信片,也收過幾百張明信片。

寫明信片,只是想證明當自己獨走遠方時,並不真的和世界失散,害怕和自身的網絡斷了聯繫,於是有收明信片的人輾轉分擔了孤獨的恐懼;收明信片,則是為了在行走的腳步底下展開一張網,好歹還有個地址可以收信,也就表示有個家可以回。

以前在柏林小公寓裡有一整面牆,貼滿朋友們出國寄回來的明信片,那是大夥兒帶著行囊飛往各地,慢慢走,用心寫,年復一年,一張又一張從世界各地寄到我這兒來的。

後來有兩個男孩在他們奇異而偉大的路途中,分別寄了幾張明信片來。那真是天涯海角:中東、南亞、中南美洲、喜馬拉雅山城、南極的冰原。一個曾經相愛過,一個至今素未謀面,然不管是誰,當妳知道只因為自己給了對方一個地址,直到世界的盡頭他都不曾忘記寫一張明信片來,都是讓人感動的故事。

沒有忘記的還有從2005年開始的歲末交換手寫卡片,因為郵資慢慢成了交換明信片,從買一張到自己印製,很多人始終未曾見上一面,卻持續換了五、六年。但這麼多年後,大夥而終於明白緣分也不是靠年終幾行手寫字就能維繫的,年年寫會失散的一樣會失散,不寫,卻也能在沒想過的地方遇上。

終於到了有一天,日子在歐亞大陸兩側逐漸固定下來,少了頻繁的奔走,寫和寄明信片的心情漸漸淡了,把牆上的明信片拆下來,儲存到硬碟裡、整理成幾本冊子,都成了展示品。至於所有寄出的明信片,和卡片上乘載的情感,丟郵筒的那霎那就一筆勾銷了,否則還能期待怎樣的回應?

最近的生活,如果不是在寫論文,就是在寫明信片。我戲稱這是因為對論文寫作焦慮而產生的強迫症狀。一口氣買了50歐的郵票,66張明信片兩個月就寄完了,看起來很大手筆,然做為人生至今唯一的收藏,而當生活只剩下青菜豆腐、無煙無酒無咖啡館無百貨公司時,這錢花得其實也不算浪費。交換明信片是一種驚喜,過往寄出明信片後那隨風消散的景況忽然逆轉了,寄出的時候就知道會得到什麼,而自己想求得什麼就一定得付出,論斤秤兩,總是樁好買賣。

可是,什麼時候再次真心的從旅途中寫一張明信片?或者,再接一張妳們遊歷的故事?再把一面牆貼滿,再次確認我們不管走到哪,都會記得彼此。


2012.07.12,以下附上使用說明。 



※ 關於明信片的收藏:


1. 貼在牆壁上:

貼在牆上是個好辦法,當初這個還是按照世界地圖的位置精心排列過的呢!但是當再接到新卡片沒有位置貼時就很囧。





2. 放在網路上:

等到多到貼不下,或者沒有這麼大的牆面,又真的太閒的時候,可以花點時間掃描起來,上傳到網路上,當然要分門別類,至於需不需要分到每個國家還去下載國旗就見仁見智了。

Post Card Show請點這裡。←連男友的娘看了這個網站後都忍不住一直寄明信片來給我。


3. 收藏成冊: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當牆也貼滿了,沾了灰塵,新的卡片源源不絕到來時,一定要捨得丟棄啊啊啊,這時候就可以把老舊明信片收起來了。怎麼收這回事想了我好久,因為不管怎麼收都會面臨背面看不到、大小不一、或只能疊成堆的問題。終於有一年過年期間,趁著妹妹回娘家沒咖打牌空檔,把全部的明信片護貝起來,要用A4大小的,正常尺寸兩張一組,特殊尺寸也不用擔心,以前家樂福有出A4有孔的護貝膠膜,可以直接裝起來,後來沒賣了,只好一張一張放到透明資料夾,但效果一樣。





1 則留言:

Claire 提到...

我也喜歡寫明信片
尤其在旅途中
更喜歡收到明信片的感覺

黏在牆上好容易壞
好像因為我家太潮濕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