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2-04-18

天色混濁記憶。



下午兩點,我躺在床上傾聽滂沱大雨陷落台北,纏結的思緒滴落成水,輾轉難眠。早先又是一整個晚上沒有睡覺,而失眠的症狀只要在台北就很難痊癒。

MSN上,人還在拉薩的中國朋友問台北天空的是什麼樣子?我說在台北就像他的家鄉北京一樣,幾乎是看不到天空的,除非硬要說那灰濛濛的、晾在高樓之間的空白是天空。

是的,很偶爾我會想念起拉薩的陽光,和那一大片清澈到可以把雲的影子印在山巔的藍天白雲。

拉薩大概都是是晴天的,有藍色的穹蒼、看起來是很柔軟很柔軟的雲,有時候會忽然間下起滂沱大雨來,就像這幾年春天在柏林,總是抓不準下雨的時機而來不及撐傘,被淋濕透了,再被隨後的灑落的陽光洗的一身清爽。

朋友邀我來分享一段在西藏的旅程,我有點心虛。怎麼辦呢?在拉薩和陌生的人群擦肩,在我把自己分一半到歐陸另一端前,每當我在寂寞台北城睡不著的時候,當年那些回憶都會不斷地在眼前重播。

但整理日記時的陽光和雨水,還是被蒙上一層遙遠時空的濃霧,所有以「旅行」為名的記憶,以為有文字和照片為憑,可最終還是在後來的歲月裡漸漸看不清楚了。


2012.04.18,還是答應了去分享這趟西藏行,希望到時候講得出話來。

2 則留言:

Sunny 提到...

請問分享會有台北的場次嗎? :D

蛋捲 提到...

有啊,4.27晚上,羅馬尼亞攝影展閉幕分享+《她方之城》台北Final見面會,歡迎你來。 :)

http://2geo.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