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2-04-04

三月關鍵字。



1) 瘦肉精

(這算是延續上個月話題。)

在台美相親相愛的年代,美國老是賣些中看不重用的防禦性武器給我們,美其名是要確保台灣的安全;賣了很多年後,如今終於不想賣武器給我們了,改賣有害的牛肉,大概是覺得反正在馬先生的領導下,台灣親中不親美,於是心生妒忌,乾脆毒死我們。

民以食為天。

我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就沒有人覺得一個國家出口或進口美牛這回事,比一個國家藏有毀滅性武器來的重要呢?


2) 香港特首選舉

看到香港的選舉云云,我忍不住想問:一百年的殖民統治香港人都沒有向英國政府爭取總督普選,現在才要跟一個專制的中國政府談民意也太遲了吧?


3) 士林王家

a.
冰與火之歌:權力的遊戲裡,正直到有點傻的艾德曾對兒子說:如果總是躲在後面讓劊子手幫你殺人,那你很快就會忘記死亡的滋味(之類的)。

(引用這段話,不是要送給郝先生的,這人已經不值得多說一句了。)

然後我想到,如果總是躲在複製和轉貼各種訊息後面,會不會很快忘記自己真正想要說的話呢?

一天下來,我仍然沒辦法習慣塗鴉牆上不分男女老少學歷高低各行各業重複再重複的轉貼,對一則令人義憤填膺也擔心受怕的新聞,大夥兒應該還能再有更多的聲音吧?為什麼要讓懶人包、社論和複製連結限制了我們自己的意見?或者是統一了我們表達意見時立論的基礎呢?也許大家可以從現在開始練習觀察、練習關心、然後練習發聲,為好為歹為自己,練習說出心中所想,就算只是罵聲幹,也強過不斷重複轉貼網址。

當然,練習發聲也很容易像張同學一樣被批鬥就是了。

b.
我們以為啟蒙時代以來天賦人權是理所當然的規則,我們也以為文明走到今日絕無反璞歸真的可能,但是,我們忘記這是一個人吃人的時代和世界,如果不能強悍的保護自己,甚至張牙舞爪的吃掉對方,就會被吃掉。

很無奈,可是生存沒有僥倖,不應該活得太軟弱。

因此僅以韓寒這句話獻給王家人:「你說你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我想我可以試著告訴你為何,因為,你一生沒做壞事,所以,就是這樣。」

c.
雖然說我總是跟男人放話說自己對於拿到台灣以外的護照沒啥興趣,也從來沒想過要靠結婚來拿另一個國家的永久居留權。

但王家被拆的那天,我動搖了。


2012.04.04,我把翁山蘇姬留到下個月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