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2-03-28

巷弄。




住在此區最老舊的公寓裡,捷運出口,大好地段,最近看到門上貼著的都更說明會告示,都會替對門鄰居擔心一下,怕他們是下一組王家人。他們祖孫三代住在這幢公寓,因為一磚一瓦都是老爺爺建造的,雖然擁有羅斯福路上大片土地,但說什麼也不願意搬離這幢最破舊的屋子裡,屋子內甚至沒有新裝潢。

但其實擔心總是多餘的,因為巷子這頭被一樓的基督教聚會所劃地為王,圍起來,也堵住了,地主(是誰?)也不抗議,反正靠汀洲路的那面牆租給排隊落落長的紅豆餅,靠羅斯福路的這一邊小小兩面牆共月租十六萬元,至於巷弄裡的住戶雖然出入不怎麼方便,但終究換得公館鬧區中的一片安靜,因此四十多年來,相安無事,無法可管,違建也無人敢拆,這個巷子好像有雙隱藏的黑手(說不定就是鄰居?),控制和保護。

於是妳明白:妳的鄰居住的是什麼人原來這麼重要,只要他們有利也有力,妳的居住自由就跟著安全。雖然一開始嚷著這樣不合法,但終究妳也和巷弄裡的居民一樣,一生沒做過什麼壞事,聽到不公不義的新聞會氣得破口大罵,可就是願意對著明目張膽的違章建築睜隻眼閉隻眼。

否則妳知道妳的政府,只能欺善怕惡,而一旦少了惡鄰居,妳恐怕就無可指望。

2012.03.2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