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2-01-10

「父母在,不遠遊。」



兩個女孩子到日本學日語,卻被殺害了,還好正義得以伸張,台灣媒體很快的找出兇嫌,網路鄉民也沒閒者的,馬上開庭審理,最後這個身兼宅男和啃老族的兇嫌受不了大家要他去死的壓力,落網之後戲劇化的在一干警察面前割喉自盡。

受害者家屬說:兇嫌自殺這是二度傷害。她們再也沒辦法知道真相。

兇嫌的老爸老淚縱橫:可是他以前是個資優生,連螞蟻都不忍心殺。

2012年剛開始,全台灣的民眾就一起見證這場真正的悲劇。

可是看到這樣的悲慘結局,我心裡想的卻是毫無關係的事情,我首先想到是一句孔子說過的話:「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受害者的家屬根本不認識張嫌,這個原該是自家女兒生命之外的路人甲,卻懷抱著如此強烈的愛恨, 導致自己的女兒慘死異鄉;加害者的家屬根本也不太認識自家兒子了,以為他還是小時候那個內向乖巧的資優生,放手讓他離家八百里,最後只能幽幽的說不是去認屍就是去探監。

命案發生的這幾天,我和室友時常聊到一個人在異鄉生活的艱難,在搬家來和室友住之前,我曾經一個人住在單身公寓裡三年,每到春天花粉症肆虐,夜裡喘不過氣時,心裡想的都是:如果我死了,多久才會有人發現?我的家人又得隔多久時間才能知道這個噩耗?

在網路時代,遠行的人能得到的最大報酬,不是在異地的所見所聞,而是和家人在情感上總會看似變好。原先就親密的,時常用SKYPE聊天,一句又一句,原來還有這麼多話可以說;而本來疏離的,也可以透過遠方的故事,讓家人有了機會重新認識自己,以為長不大的孩子現在能夠獨自處理好多事情,本來只抱怨自己人事的父母開始關注我的生活,和我分享他們的心情,等等等等。

可是報喜不報憂,都是為了讓彼此放心。

情感上更接近了,可是掩飾不了生活環境過於遙遠帶來的不了解。父母大概永遠搞不清楚留學生是如何過生活的,那些外在內在的、日復一日的生活裡,有過怎樣的漣漪和波瀾,不足人道。

聽過太多在這些用自己母語吶喊也絕對不會有人理會的國家裡,異鄉人自殺、被殺、殺人再自殺的故事,這些人的父母決計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自家孩子的身上,他們始終沒辦法了解我們獨自生活在異鄉,不管是孤僻還是開朗,很多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會發生,很多過不去的難關的確都不過去。但我們都會強打精神說,嘿,一切都很好。

遠方的環境讓我們收斂起在台灣時或在父母跟前的跋扈和軟弱,附帶的也阻絕了父母對我們的認識,他們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那樣的親暱關連,卻讓距離硬生生打斷了。

而本來以為遠行讓我們成長,以為自己才是向生命挑戰的勇者,可是都忘了那些留在原地和我們揮手告別的家人,才是真正的冒險家。

然後我又想起一個畫面,在 Into the Wild 電影裡, Christopher 誤食有毒植物後把自己包裹起來等待死亡的畫面。他的母親在他死後說:我很驕傲,他很勇敢,即使到最後如此寂寞絕望,他也沒有自殺。

這就是我看到張家父親被記者圍著掉眼淚時,想到的事情。


2012.01.09。而我大概很想回家了。 

1 則留言:

didi 提到...

Very agree what you said "可是都忘了那些留在原地和我們揮手告別的家人,才是真正的冒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