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2的文章

「父母在,不遠遊。」

兩個女孩子到日本學日語,卻被殺害了,還好正義得以伸張,台灣媒體很快的找出兇嫌,網路鄉民也沒閒者的,馬上開庭審理,最後這個身兼宅男和啃老族的兇嫌受不了大家要他去死的壓力,落網之後戲劇化的在一干警察面前割喉自盡。

受害者家屬說:兇嫌自殺這是二度傷害。她們再也沒辦法知道真相。

兇嫌的老爸老淚縱橫:可是他以前是個資優生,連螞蟻都不忍心殺。

2012年剛開始,全台灣的民眾就一起見證這場真正的悲劇。

可是看到這樣的悲慘結局,我心裡想的卻是毫無關係的事情,我首先想到是一句孔子說過的話:「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受害者的家屬根本不認識張嫌,這個原該是自家女兒生命之外的路人甲,卻懷抱著如此強烈的愛恨, 導致自己的女兒慘死異鄉;加害者的家屬根本也不太認識自家兒子了,以為他還是小時候那個內向乖巧的資優生,放手讓他離家八百里,最後只能幽幽的說不是去認屍就是去探監。

命案發生的這幾天,我和室友時常聊到一個人在異鄉生活的艱難,在搬家來和室友住之前,我曾經一個人住在單身公寓裡三年,每到春天花粉症肆虐,夜裡喘不過氣時,心裡想的都是:如果我死了,多久才會有人發現?我的家人又得隔多久時間才能知道這個噩耗?

在網路時代,遠行的人能得到的最大報酬,不是在異地的所見所聞,而是和家人在情感上總會看似變好。原先就親密的,時常用SKYPE聊天,一句又一句,原來還有這麼多話可以說;而本來疏離的,也可以透過遠方的故事,讓家人有了機會重新認識自己,以為長不大的孩子現在能夠獨自處理好多事情,本來只抱怨自己人事的父母開始關注我的生活,和我分享他們的心情,等等等等。

可是報喜不報憂,都是為了讓彼此放心。

情感上更接近了,可是掩飾不了生活環境過於遙遠帶來的不了解。父母大概永遠搞不清楚留學生是如何過生活的,那些外在內在的、日復一日的生活裡,有過怎樣的漣漪和波瀾,不足人道。

聽過太多在這些用自己母語吶喊也絕對不會有人理會的國家裡,異鄉人自殺、被殺、殺人再自殺的故事,這些人的父母決計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自家孩子的身上,他們始終沒辦法了解我們獨自生活在異鄉,不管是孤僻還是開朗,很多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會發生,很多過不去的難關的確都不過去。但我們都會強打精神說,嘿,一切都很好。

遠方的環境讓我們收斂起在台灣時或在父母跟前的跋扈和軟弱,附帶的也阻絕了父母對我們的認識,他們一手拉拔長大的孩子,那樣的親暱關連,…

寓言故事。

小時候我曾經莫名去支援過一次台大某大牌教授主持的東亞儒學什麼鬼的研討會,而所謂大牌教授,顧名思義就是不會管研討會的支微末節,七零八落的準備工作,這些當然是交辦給自己的得意門生,一雙同班同學,尚可稱年輕的助理教授,還有已經嫌老的研究助理。

這工作只有兩天,完全符合我當小螺絲釘的脾胃,但這兩天的所見所聞,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負責實際運作的是一個在台北某醫科大學通識中心的國文科助理教授,在台大念書時大概不甚用功,所以畢業後去念文化大學的研究所,也不知道花了多久時間熬到博士學位,無論如何,他當時是個助理教授,多年過去,現在應該也撥雲見日成了教授,可以自己申請經費辦研討會,老了還有羨慕死人不償命的月退俸。

至於研究助理則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這助理可不是省油的燈,在台大歷史系所念書期間都是書卷獎的常勝軍,畢業後理所當然到拿獎學金到美國攻讀博士,但春去秋來,他卻沒能拿到博士學位,當然美國的文科碩士原則上就是安慰獎,拿不到博士的人看在你繳這麼多學費的份上還是會給個名份,所以他最起碼是拿到了長春藤名校的碩士學位。

不過長春藤名校的碩士學位,還是碩士學位。

如果你問一個文科研究生碩士學位有什麼用?在中學教書或當公務員,多了這個學位可以多領一點錢,如果你不幸不在這兩個位置,那麼,It’s noting!在大學外面,頂著文科碩士去拉保險,也不會比巷口開美容院國中畢業的老闆娘厲害;至於在學界,從哈佛耶魯劍橋牛津這些名字響噹噹的大學到你聽都沒聽過的台灣無數面臨倒閉的各種技術學院,這些學校發的碩士學位是一樣值錢的,只要能當上研究助理,(也只能當研究助理啦!)全無高下之分。

總之,這個故事的幽默之處在於,助理教授和研究助理雖是大學同班同學,但助理教授不等於研究助理,而助理教授絕對可以指使研究助理。

所以這兩天,助理教授時不時來狹小的辦公室察看資料列印進度、關心休息時間的水果盤上不上得了檯面、還有日本學者的行程接待都在軌道上,等等、等等,我這顆習小螺絲釘,聽到命令時並不刺耳,但這位研究助理卻抱怨個不停,在我耳邊嗡嗡作響。

內容不外乎「他是我大學同學,以前也不怎樣,講得他好像很懂。」「他的英文不好,那些英文信還不是我發的。」「不過就是文化畢業,卻自以為了不起。」「通識中心也不專業。」諸如此類,難掩他對這個助理教授的怨懟和不屑。

然而,我們都知道助理教授之所以能在助理後面多加教授兩個字,是因為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