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12-29

刺蝟如何優雅?



在那些寂寞的時候,我最懼怕的不是孤獨、不是沒有人陪伴,而是若就這樣下去,有天自己會不會變得憤世嫉俗?

身處這個網路和現實世界交雜的年代,很多時候認識異性是透過網路,青春無敵時,有大把選擇,看上的都爭先恐後領取號碼牌,等候自己的召喚。當然青春會老,於是就到了某一天:遇到還蠻欣賞的男人,初識時大獻殷勤,見面幾次後對方就熱情盡失,剛開始會問自己哪裡不夠好,多遇幾次後,就乾脆怪罪於這些男人只看外表和年紀不看什麼內在美。

於是,我逐漸習慣用「男人」概括的形容自己所認識或是認知的中的台灣男性族群,他們就是這副德性,我可以說出一百八十種理由,為什麼我找不到一個台灣男友,有一半原因是我看不起自己,反正就是端不出他們要的年輕貌美,另一半緣由於我看不起他們,他們要的終究是年輕貌美。

多數時候我和單身的女生朋友可以淋漓盡致的批判這些看不上我們的男人,說反正男人就是不敢愛聰明獨立的女生,不需要對他們的層次抱以多高的期待。但我們罵得盡興時總忘了事情往往不是這樣,就是那樣,更多數的時候,我們自己的層次其實也沒有多高檔。

男人要的是年輕貌美,我們要的更多,要有自信、要有幽默的談吐、要有經濟基礎,然後再談然後呢?

所以,我的層次到底高明多少?

例如,對我來說一個男人能不能給我高潮比能不能繳給我一篇上乘的村上春樹讀書心得報告來得重要。而我覺得這點跟男人寧願找胸部大也不願找學歷高的女友,好像是同一碼子的事情。

例如,對我來說他的外表當然比他的能力重要,因為第一眼如果不順眼,其他部分也沒什麼好花時間探索的。所以如果有個男人,在見面前覺得我有趣又富吸引力,見面後卻以我太胖太醜拒絕繼續和我進一步深交,我從不以為意,將心比心,他到底有什麼必要把自己的時間浪費在看不順眼的女生身上?

是的,說起來我也就只有這個層次而已。

而且如果一個男人開口閉口都是世界局勢、旅遊經歷、理財投資或最新的科技,是很有內涵,但我大概只會覺得厭煩和這個人自大;我比較期待他穿著剪裁合身的衣服,牽著我的手耐心陪我逛街,可以一起去看場電影或演唱會,類型不必拘束,當我在看書時,他可以工作、打電動或出門喝酒,只要不吵我,我就不干涉,偶爾來個小禮物或小旅行當驚喜,然,如果真要聊天,話家常就好,那些大道理,難道我這輩子聽得不夠多?

沒錯,認真說起來,我真的就是只有個層次。

所以,認清楚自己後,就更容易理解那些讓人氣餒的狀態,到頭來,一堆在生活中來來去去的男人們,認識、互相了解到陌生,我對他有好感,他對我沒好感,都不過就是機率的問題,也都是第一眼,費洛蒙有沒有作用的問題,透過相處去了解、進而交往的,那是謊言,沒有馬上行動只是時機不對,「看對眼」這回事可以保有但無所為、或很久以後才行動,但就是不能沒有。

我相信,這回事和對方的層次到哪,徹底無關。然我最怕的是,終有一天我會往某種偏激走去,把對本來不應該產生的失望歸咎到男人天經地義的習性去。我以為,像荷妮一樣,抱著一隻寂寞的生活,孤芳自賞,以為沒人能更理解的優雅,不過是種憤世嫉俗。 

荷妮等了54年才等到小津先生,於是她死的那瞬間感覺到幸福。所以,總會有小津先生來到我們的身旁,如果他遲了,實在也不必把脾氣發在別的男人身上,偏執的認為這個世界不會有男人可以看透自己全部的美麗,因為大部分的時刻,真的就只是初識那眼不怎麼對了罷了。


2012.12.2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