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12-21

當然,事出必有因。





於是我在GOOGLE上開始搜尋俄羅斯的愛滋感染問題,越看越心驚,2011年俄羅斯的官方統計數字,國內愛滋帶原者超過100萬,這當然是被低估的數字,感染人口集中在25-35歲間,每年翻倍成長,情況嚴重到日前普亭還以為各地抗議選舉舞弊的遊行是個抗愛滋活動呢。

這些報導讓我膽戰心驚,都知道,我的前男友就是個俄羅斯人,雖然相遇時他是個虔誠的藏傳佛教徒,不喝酒不吸毒不吃肉,休閒活動是爬六千公尺以上的喜馬拉雅山。而且說真的我們交往時間雖有一年,但實際相見的天數不超過80天,還有一半時間在佛寺裡。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染愛滋病呢?然,事後想想,到底他在成為佛教徒前是怎樣的一個人?我忽然間發現自己從來就沒有問清楚過,雖然他聲稱自己遠走印度尼泊爾後,交往的女生都是清心寡慾的佛教徒,但佛教徒和愛滋感染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情,更何況我曾在波卡拉見過他的某前女友,才22歲就是一副吸毒過量的恐怖狀,於是我又查到,俄羅斯的愛滋感染主要途徑不是通過性行為,是經過靜脈注射,共用針頭。

聽說在中國患有「恐愛症」的人數和真正感染愛滋病毒的人數不相上下,多半是高學歷的人,不會道聽塗說,所以會天天上網仔細去研究疫情報告和相關報導,捕捉蛛絲馬跡套用在自己身上,造成食慾不振、體重減輕、高度緊張、失眠、胃痛甚至於皮膚開始起疹子。

而我也變成其中一員,抽血檢驗等結果的這個星期,我開口閉口都是「假如我有感染的話...」,時不時對男友哭喊我們沒有將來了,弄得他不知所措,還有每天都得聽我回憶過去一年來大病小病的室友,大概想要一刀砍了我。

這個星期我天天做噩夢,還瘦了三公斤。

至於本來篤信生死有命,但菩薩一定會保祐佛教徒不感染愛滋的俄羅斯前男友,也在我詢問他感染的可能性後,越來越懷疑,甚至又各種恐嚇的言語想嚇唬我趕去做愛滋檢測,告訴他結果。

但感染愛滋病毒到底是怎麼回事?仔細回想我這一生受過的性教育內容,嗯,除了得到愛滋病20世紀的黑死病外,完全沒學過。

完全沒學過,這是台灣人大多數的處境,如果要做一個「愛滋病」的詞彙聯想,莫約就是「同性戀」、「淫亂」、「嫖妓」、「吸毒」等,如果一個女孩從小到大都在女校念書,大學期間只交過一、兩行止於禮的男朋友,畢業後白天乖乖上班、下班就回家陪父母,28歲結婚生子,生活平凡而圓滿,那麼她的字典裡,絕對查無愛滋兩個字。

但偏偏台灣女性愛滋感染者,超過30%就是這樣的良家婦女,70%以上女性帶原者的感染途徑來自老公和多年且固定的性伴侶,避孕藥的流行、婚姻給予的信任感,既然無須使用保險套,周公之禮竟然成了高危險的性行為。

當全世界的女性愛滋病毒感染比例明明和男人平分秋色,可是台灣的已知女性愛滋感染人數卻僅占10%時,實在沒有什麼好額手稱慶的,這不代表台灣女生比其他國家的女生懂得保護自己,事實相反,只是證明台灣的女生多半對愛滋病問題毫無警覺罷了。

更危險的是如今年輕女孩對於避孕的知識俱足,於是做為對她們來說避孕功能多於保護功能的保險套很容易被扔在一旁,加上女人家很多雜七雜八婦女病,根本輪不到擔心感染愛滋。

以至於我遲至最近才真正注意到這個在潛伏期無色無味肉眼無法分辨的傳染病,並且經歷了這輩子最嚴重的一次恐慌,在這個星期裡,雖然我也知道感染HIV病毒和愛滋發病之間,我還有好長一段日子可以活,但是人生跑馬燈還是高速運轉了四回,每轉一次我都會想,如果人生確定只剩下15年不到,我會做什麼?

然後要去聽檢驗結果的前一個早上,起床時忽然豁然開朗,我覺得自己應該會就女性防治愛滋的這個議題上,發揮自個兒文字的微薄力量。

尤其是愛滋問題不只是性病傳染如此簡單,背後隱藏的是男女不平等、愛滋汙名化、醫療體系運作的荒謬和更多的人權問題,而這個疾病的猖獗沒有國界之分、性向之別、階級之異。一個社會如何對待愛滋議題,也不只只展現在到底性教育成不成功,還有更多道德層面可以討論,更多實際的社會工作需要被處理。

還好的是,最終證明是虛驚一場,而且恐慌根本是來自對於俄羅斯人的偏見,在一整個星期無名以狀的恐懼之後,我說我感覺自己又重新活過來了。但這不減我對於打算要認真面對女性愛滋議題的決心,很多女人避而不談,一來覺得這和自己無關,二來也因為這多少是私密的事情,不宜公開的談論。

所以,如果連我這麼一個總是把自己的故事放在部落格裡公開讓人審視的女生,都不能積極的做點小宣傳的話,那台灣的女性愛滋防治工作,大概只會更加艱困吧。 這麼一想,真是使命感油然而生。


最後就藉著這個讓人背脊發涼但也不失引人發嚎的經歷,提醒大家,如果有過什麼沒戴保險套的性行為,實在都應該去做個愛滋檢測 (當然還有B肝和子宮頸抹片檢查喔)。


2011.12.20,圖片取自南非對抗愛滋的在地戰爭一文。

1 則留言:

小費 提到...

蛋捲這篇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妳的文字的確有力量),
我從來沒想過沒帶套會間接得愛滋的可能性!!!

實在太沒自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