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11-28

花木馬。



死命的留著大學時代買的幾件裙子,從台中帶到台北、從台灣帶到德國、從雙十年華留到年過三十,都是同一個牌子,花木馬,有時候我會想,這三個字大概足以表示我曾擁有過的年輕可愛。

而我到底有多麼眷戀一去不復返的青春?

記得是高中的時候,全屏東第一家真正的百貨公司開幕在我讀的女中旁邊,於是本來只能在中央市場挑些299399衣服鞋子或只好搭火車去逛漢神大觀園的女孩子們,荳蔻年華倏地就豁然開朗,十六世紀的航海家遠征太平洋想找到新天地,我們則在太平洋百貨公司找到自己的新世界。

那時屏東的女孩們還不知道什麼叫做名牌,LVPradaChanel什麼的,連仿冒品都沒見識過,所謂有牌子的衣服大概就是兩個腳印,白襯衫和黑色百褶裙才是我們該穿的衣服,假日時穿的和服飾店櫥窗裡的模特兒穿的一樣就是風格,直到有一天在新百貨公司的2樓,一支紅色奔跑狀的玩偶小馬圖案下,選了一條花樣繽紛的裙子。

從此以後,我有了一個自己的樣子,素色上衣加上眼花撩亂的裙或褲,有時候是燈籠袖口、繡上大花的小洋裝。我就端著這樣打扮從女孩變成女人。

這些裙子多半是大學最後兩年買的,我比入學多了10公斤,總算有了胸部,身材從白骨精成了穠纖合度。我不太清楚為什麼現在明明又再多了10公斤了,確還能穿得下那些年買的裙子,大概只買鬆緊帶而非扣子是正確選擇。

我記得每一件裙子的來歷:勾針編織的及膝裙,紅色的底、粉紅粉藍粉黃色小花,是初戀男友記下逛街時我愛不釋手的模樣,偷偷買來給我的驚喜;連帽連身的吊帶格子洋裝,是爹在我返鄉探親時帶我去買的,我還記得那天爹牽著我的手在屏東市區逛了三個小時,比我還要精神;深紫色的小碎花窄裙,是我最後一次真正參與周年慶,還是前一星期就和櫃員說好,我先用周年慶的五折價買當時還是八折價的裙子,不拿發票,到時候再來拿貨。

還有呢,這件那件,還有很多故事,我可以繼續回憶,但是又有什麼必要?就像那些裙子,捨不得丟掉或送人,千山萬水帶著它們,然到底還會再穿嗎?已經消逝在我眼裡的那份單純,是怎麼都不可能回來,女孩喜歡穿女人的衣服,代表迫不及待變得成熟美麗,女人卻不能繼續穿女孩的衣服,因為那不只可笑也實在太淒涼了。

真希望明天能狠下心把這些衣服丟棄,就讓花木馬,帶著我的純真年代,頭也不回的離開好了。


2011.11.28,衣櫃真難收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了您的描述 我大概跟你差不多年紀吧~~
我住台南 最近經過了一個特賣會 偶然停下 竟然是 花木馬
"女孩的花木馬"很令 人懷念...

特賣會很令人興奮 外套只要190
很多衣竟然只要100 內搭褲50
真的太誇張

特賣會還看到當阿罵的猛選~
所以 也不是只有女孩兒能穿花木馬啊~

melody 提到...

這麼一說 版主可能跟我是同屆同學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