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10-13

戰爭沒有光榮。


「我看到了各民族彼此敵視,而且默默地、無知地、愚蠢地、甘心地、無辜地再互相殘殺。我看到了世界上最聰明的頭腦還在發明武器和撰寫文章,使這種種敵視和殘殺更為巧妙,更為持久。」--Erich Maria Remarque《西線無戰事》


法國Mireau將軍說,德軍守著Ant Hill 已經一年了,看樣子再守一年也沒問題,法軍進退維谷,於是西線無戰事。可是住在大房子裡的將軍們總要適時拿出光榮紀錄,所以西線不能無戰事。

至於士兵的性命,比法國的勳章不重要,比長官的榮祿不重要,比高階軍官的個人原則不重要,只比蟑螂重要一點點。

反正戰爭總會死人,士兵們死在戰場上是適得其所,因為其他原因而死有點兒荒謬,可是戰爭本來也就荒謬。

在巴黎核心裡吃香喝辣不作戰只談政治的Broulard上將到前線逼迫駐守的Mireau將軍發動一場明知不可為的戰爭是要激勵士氣,獎賞是軍團負責人晉升的美夢,不用給後備的援助計畫,因為一場戲演員不需要多,夠用就好,一場攻堅士兵不需要多,死的剛剛好就好;Mireau將軍於是跑到壕溝裡拍拍大兵的肩膀,你們準備死吧,如果戰爭是要踩著屍體才會有作為,踩自己人或敵人又有什麼差別?陣地指揮官Dax上尉看到鬥牛士Mireau將軍揮舞著法國國旗向自己迎面而來,不為所動,喔,等等,說不定也可以,我是奉命行事,但成功說不定在我,不成功便成仁的橫豎不會是自己;那士兵們呢?我們明天要上戰場,為了法國,我們今天要上戰場,為了自己不值錢的性命,我們今天不要上戰爭,為了不值錢卻也非毫無價值的性命。

攻打Ant Hill失敗了,士兵有的死了,有的活著,活著的是苟且偷生,活著的毫無榮譽,Mireau將軍說你們應該為自己沒有白白送命而付出代價;Dax上尉說你們被選出來沒有理由,而我已經討價還價過了;二等兵說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為了什麼而死?為什麼不是死在戰場上?為什麼不送他們去死?

臨刑前,為了掩蓋偵查時誤殺隊友而挑選出倒楣二等兵的小隊長,看著苦主說I am sorry,他沒說出口的大概是,原來在戰爭裡,殺自己人比殺敵人容易。

Dax上尉說他偶爾有恥於當人類的時候,不公平的審判就是這時候。他搞錯了,戰爭裡人命只是籌碼,將軍的光榮、自己的光榮、二等兵的光榮全都要靠這籌碼孤注一擲,翻倍計算,誰都不需要替對方感到羞恥。

畢竟戰爭裡不公平的審判只不過為死亡數據多添一筆,算不上人類的恥辱,戰爭本身才是,而我多麼以自己生存的年代裡還有戰爭不斷為恥。


2011.10.13,Paths of Glory (光榮之路),1957 by Stanley Kubrick。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