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08-18

卜卦。



今天藏文班下課後,一個大家都說準的同學自告奮勇的要幫我卜卦。

關於卜卦、手相、塔羅牌、占星之術這類的事情,我向來很迷信(?),所以長久以來每當我內心對人生/愛情/課業/工作/友誼和種種籠統可以以「未來究竟會怎樣?」概括論之的疑惑時,是絕對不會想到要去算命的,因為怕極了自己一不小心就聽信了這些說法。

然,當這個同學再三追問「妳有沒有想要問什麼?」而我真的想不出我可以問什麼的時候,就表示是時候該來聽聽這些說人命運的意見了。

人總是要對自己的人生會變成怎樣有點看法,全然沒有疑惑/害怕/想望是頗可怕的一種處境。

所以我就讓他卜了一個卦。

然後同學說:「妳現在有一個很好但未完成的因緣,得先圓滿它,否則人生不可能會平靜下來。但對妳的未來不會有影響。」

然後同學又說:「33歲以前妳會一直過著與眾不同的人生,妳會不斷去做他人出乎意料的事情,挑戰社會既有的框架;之後妳的人生會轉成心靈療癒,會去幫助別人怎麼面對人生,不過該怎麼作妳必須找到屬於妳的方法。」

然後同學還說:「妳這輩子是有姻緣的。」

對此,我不置可否。


2011.08.18,卜卦問的是要不要讓小俄來台灣?同學說「他來,也只是要見妳一面,無礙妳的未來。」

1 則留言:

Claire 提到...

算命這東西
我算是很好奇的。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