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若真能別來無恙。


張惠菁說:「當初寫他們,就已經開始對他們告別。」關於Z,我好像也只能寫到這裡,而且我終於寫到這裡。


妳問我為什麼不去追究為什麼?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但我想告訴妳,我錯了。

曾經以為生命中那個像風一樣的男人,在自己的愛情路上豎立一個里程碑,我說可以分成M之前和M之後,在M之前天真的我天真的愛著,在M之後我的人和我的愛都變得堅強。

但是我錯了,在M之後的好多年,我終究遇到另外一個男人,他在愛情裡給的傷害也許不及M給的萬分之一暴烈,但他強悍地在我的人生築起一道高牆,把我的過去未來分成兩半。


Z讓我學會了一課:

如果兩人互相愛過,不管多麼結局多令人心碎都沒關係,因為心裡清楚大家也只能愛到這裡,人生總會有很多無奈,愛情從來就是其中之一,遲早要心平氣和,還是可以帶著笑容回憶。而其實最難釋懷的是一個自己本來很崇拜,如果可以在網路有過一點對話就足以開心很久的男人,原以為不需要和他面對面,他卻莫名所以跑來接近我,精心看清楚我要什麼,像個快遞把我人生的最渴望送來我面前,然後在我拆了禮物,興奮的尖叫之後他卻說,嘿,不好意思我送錯了。

那多叫人失望?

記得當時身在事發現場,我沒有哭,把在台北僅剩的一點時間拿來和妳們大笑,侃侃而談未來一定要怎樣怎樣,都知道我是怎樣倔強的女孩,又一個人飛回冷冽的柏林,分明身心內內外外病得一蹋糊塗了,還是咬著牙每天在風雪中到圖書館讀書,失心瘋地以為只要成天忙著不去想就可以忘記,只要能夠走到某個位置就可以釋懷。

可我怎麼能夠輕忽他對我的影響力。至今未消散。


如果我可以問一個為什麼,我絕對不會問Z為什麼你不喜歡我,因為不喜歡不需要理由。

但我好想知道,「為什麼是我?」我想弄清楚當初Z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思選擇我作為他來或走都不必在乎我的意見和感受的對象。在Z出現以前的這些年,我乖乖的待在自己的文字場域,時而熱烈時而冷漠的說故事給妳們聽,就像偏遠地方自給自足的小村落,我只期盼歲月能永遠靜好。

然後他不請自來,像個法官,專斷的判斷我是怎樣的女生,也像個劊子手,好像我曾經做了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以至於他要處決我對自身未來所有的渴望。

「到底為什麼是我?」

離開台北七個月,在柏林的那些日子裡,我曾經獨自坐在空盪的小公寓裡,踩在雪地泥濘的街道上、躺在公園的長椅上透著樹葉的細縫望著藍天,反覆不停在腦中問,我到底是怎樣不堪的女孩?傷過誰的心?還是我看起來太堅強太無所謂,所以才被選上?所以才會有這樣一個看似無害的男人要處心積慮鋪陳一段看似友好的氣氛,就為了將來能夠向我展示他有多討厭我。


於是在Z來過之前,我以為人生沒有什麼是不可得的,只有盡力或不盡力,但在他離開之後,好幾個月後的某一天,我才懂得,原來那些對愛情對婚姻對安定下來的渴望都是有極限的。

我依然覺得如果能有人扶持到老該有多好,知道自己如果再遇上另外一個讓自己感覺幸福的男人,還是會不辭千里,但永遠不可能會像那天,日以繼夜一路從柏林飛向台北的那天,不會再有一刻像那些到數計時的時光裡,這麼渴望完成學位回到台灣找到教職然後和一個人結婚生子。

再也不可能。

因為我盡力過了。然就像那天沒有趕上班機的行李,這樣的渴望被留在風雪交加的異境,所有事前精心挑選要給Z看見的樣子全都沒趕上;就像初見面那天,只好端著臨時湊成的姿態去赴約,去談自始就不真切的情愛,聽他百般挑剔,聽他終於告訴自己全是誤會一場。

是啊,就是誤會一場。Z的出現提醒我:我大可以走任何一條我想走的路,但不管怎麼盡力,都不可能走向我最初想要走去的那種人生和幸福,他所有對我說的話都在向我說明,我想回去的那條路,早些年就已經在曲折的旅途中失散了。可是若Z不曾來過,我一點都不需要知道這些,還是可以跌跌撞撞傻氣的找路,為每一次看到極限而落淚而心動。



還是我該謝謝Z,謝謝他如此大費周章的特意找到我,一刀劃過我的生命,於是我再也不可能回頭找路,不必在希冀自己還能夠看到什麼海市蜃樓,以後我也只好坦然接受一路的風景,再別無他途。


2011.08.01,所以在台北的故事還是要在台北才說的完。

留言

小穎寫道…
我喜歡捲兒寫愛情~雖然常常自私的希望捲兒就這麼寫下去 但是這畢竟還是捲兒的傷心 我希望捲兒開心 怎麼人生常常需要經歷這些拉扯 好憂慮 BY身心飽受捲兒威脅的小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居留申請最後一哩路。

在本系列第一篇曾經提到為外籍配偶申請台灣居留證的必要文件,其中一樣是停留簽證/居留簽證/工作簽證。這一項,讓我見識了台灣政府各部門回應不一致的莫名其妙。

首先,我覺得這規定對於一個能夠免簽入境的外籍人士來說,就是個陷阱,一個人若已經能夠免簽入境三個月,為什麼還會想到要去辦理一張效期只有兩個月的停留簽證呢?原以為這點又是我們自己鬼遮眼漏看,但後來我又仔細研究一下各簽證規定,才發現事情好像無可避免走到我們最後走的那一步。

總之又是一個娓娓道來的故事,怨氣十足。


※外籍配偶申請停留簽證

當我在網站上發現免簽入境不能直接轉成外僑居留證後,依舊不死心的打電話問移民署,告知我們的情形,如果當初在國外沒有辦理居留簽證或停留簽證,在台灣又沒有工作簽證,只好出境再辦一張停留簽證。

喂喂喂,就是為了不要讓Zac像以前一樣三個月搭一次飛機,所以才要儘早結婚拿居留證啊!結果現在還是要跑國外,煩不煩啊?

移民署說,沒關係,免簽證的人只要找到工作就可以直接換發工作簽證,接著就可以申請以依親之名原地再換成居留證。嗯,所以這就是個「如果你有繳稅給中華民國政府他們就讓你方便到底」的概念?

於是Zac就去問合作的出版社願不願意給他工作簽證,得到一個要簽一年賣身契才能拿到的答案,雖然出版社開出五萬五的薪水,也可以立馬得到健保,但考慮再三後,自由自在慣了的我們還是放棄這條路徑,畢竟他正常工作三週就能賺到約莫這個價錢的薪水,剩一個星期進可攻退可守,何苦來哉到出版社做牛做馬?

既然沒有工作簽證,移民署告訴我,我們需要一張居留簽證或停留簽證。

這裡釋疑一下:居留簽證是指外籍人士計劃來台超過180天辦的,所以在加拿大時Zac是無法事先辦這張簽證的,因為他不是要來台求學也不是要工作更不是弘法,而當時我們未婚,所以他也不能依親。不過這張簽證適合已經在國外結婚打算回台灣生活的同學們,入台之前,千萬記得要先到當地的台灣辦事處辦這張簽證喔!

那停留簽證呢?停留簽證則是要給預計來台60天內的人辦理的,可以用依親或是觀光的名義辦理,前者我們又不行,因為未婚,後者根本毫無道理,因為加拿大人可以免簽觀光三個月,外館幹嘛發一張兩個月的給你?如果你說因為要結婚,外館又會說這和入境事實不符合。

所以現在想來,當初根本不可能在加拿大弄到一張簽證貼紙啊!

邊問移民署,我也查外交部網站,結果查到:英國籍和加拿大籍免簽入境者,若因為種種原因…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單身證明。

決定結婚後的下一步就是台灣居留證+加拿大護照,但這個到那個之間,是一條漫漫長路。前情提要是,為了讓Zac能以最快速度拿到居留證,所以我們隨隨便便的就決定二月初去登記。
這麼說來,外國人要在台灣和台灣人登記結婚,其實很簡單囉?

孩子別傻了,哪有這種事情!就說這是一條漫漫長路啊!


※單身證明

不過,咳咳,不得不說在這個環節上,我終於體會到嫁加拿大人的好運啊!絕對不是因為加拿大老公是最棒的。怎麼說呢?請聽我娓娓道來。

人還在加拿大時,查了戶政事務所網站,除了身分證、戶口名簿、六個月內大頭照、印章、兩枚證人外,若其中一人為外籍人士,則需要再準備:

1. 護照

2. 使用中文姓名聲明書(文件若於國外製成需經我駐外館處驗證)

3. 在國內結婚者須另附經我駐外館處驗證之單身證明(原文本暨中譯本)

請把紅線劃在「單身證明」上。(中文姓名聲明書可以直接在戶政事務所索取。)

就是這個單身證明,讓每個(非透過中介)擁有外籍配偶的台灣另一伴們人仰馬翻,部落格分享一片幹聲連連,血淚史不忍卒睹。所以我嚴正以待,尤其是加拿大這種各省自掃門前雪的國家,問誰也沒個準。

沒想到,瀏覽三篇網誌分享後,我發現只要去加拿大在台辦事處辦裡就可以。什麼?就這麼簡單嗎?這就是異國戀要結婚的缺點之一,有時候當事情太過簡單時,又會來懷疑是不是有詐。

不過,點開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的網頁,在領事服務這欄我找到以下說明:

想在台結婚之加籍公民,須在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領事人員面前,簽一份單身宣誓書。 基本上,這是一份申請人的宣誓聲明,表示其為單身或已離婚,且有資格在台結婚。 因宣誓書本身屬法律文件,故申請人須親臨本處完成作業。

額手稱慶,於是Zac回台灣後,我們就趕緊去辦理這張單身證明。真的很容易,到了辦事處,抽號碼牌,到一位領事人員面前,填寫申請書,聲明自己單身,當著她的面簽名,就完成了。

這位領事是個中年大媽,很親切地用中英文解釋拿到證明後的結婚流程,她特別指出加拿大政府承認台灣的婚姻,所以我們登記當天要順便申請英文證明,幸運的是加拿大政府不會無聊到要小百姓玩台灣認證來認證去的遊戲,也就是說戶政事務所發的英文版結婚證明,就可以直接作為移民申請的關係證明。

繳了1400元以後,我們拿到單身證明了,有沒有很簡單?

當然,事情還沒完,萬惡的駐外館處驗證又來了!但因為是加拿大駐台灣的單位,所以就要拿到所有外館的老大外…

波蘭沙發衝浪日記。

註冊了很多年,卻不太常使用沙發衝浪這個網站,儘管旅行時從不畏懼去素昧平生的當地人家住上兩晚,但若真要開口要求,我總有些莫名猶豫,第一次沙發衝浪的經驗堪稱愉快,但之後我也沒有機會或興致再來一次。

這次去波蘭決定的很臨時,對於一個機票買了卻時常改來改去的我來說,也許臨時決定才真能成行。也不知道是被什麼觸動,神來一筆的決定至少要再去睡一個沙發。接著我就如火如荼的開始找尋適合的沙發主,因為嫉妒年輕又擔心要喝酒應酬,所以28歲以下的沙發主就先被略過了;打開檔案以後,養狗的、偏好男客或偏好女客的、太帥的都不行;其實我偏好的是年紀相當的情侶,或上了年紀的老先生老太太,因為他們通常會有一個多餘的空間和一張床,也相對安全。

最後,我選擇了Adam和Jola,一對才30出頭卻已經交往11年的情侶。Adam回信回的很乾脆,他說我看起來是個有趣的女孩,歡迎我來,告訴我地址給了我電話,隨後又說他們會在月台上等我。

從柏林到Szczecin只需要兩個小時,從德國網站買票,單程票特價29歐,但從波蘭那頭搭同一班火車,20波幣可以五個人來回,火車搭著搭著,沿途景緻從一邊青蔥綠地換成了枯黃乾草堆,跨越奧德河,德波國界,早就取消邊境檢查,但同屬歐盟不代表同屬一個世界。

接著我就看到Adam和Jola十指緊扣,站在月台上微笑著看著我下車。

小情侶是素食主義者,帶點龐克風格,Adam是個木工,Jola則是馬具用品社的普通員工,公寓簡簡單單,甚至不必問也可以精準想像他們的生活:每天,吃過早餐後,Adam送Jola去上班(各自帶著前一晚留下的食物當中餐)後,視情況上工或辦些跟家有關的事務,傍晚,剛下班的Jola邊做飯邊等Adam回家,要是晚歸,就拿一本通俗小說窩在沙發上讀,晚上兩個人也許手牽手去散步,也許一起拼拼圖,也許各自瀏覽網路,凌晨以前拉開沙發床,入夢。日復一日。

抵達這天是星期日,Adam需要工作,於是Jola帶著我在烈日之下穿梭全城。經過市政廳前三隻德國人留下來的老鷹巨型石柱,Jola提到德國,語氣流露羨慕和嚮往。忘了1945年到底是誰把這兒的德國人全數逐出,但現在Szczecin的年輕人也好想被送去西岸,又或者,如果德國人還要回來做生意,他們願意隨時不計前嫌,敞臂歡迎。

中午一點時我餓得頭暈腦脹,Jola說不如到前面的購物商城吃點東西?但是她不餓,她說波蘭人不習慣吃中餐。我想來到港口城市,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