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07-11

【Heimweh】不是請客吃飯。


因為西班牙國王在低地國對異端的鎮壓和對經濟的箝制,終於遭致當地清教徒的反抗,從1568到1648年,荷蘭經過80年的戰爭脫離西班牙獨立;稍後繼續反抗西班牙的,還有墨西哥,1810到1821年間,趁著拿破崙入侵西班牙,開始艱苦漫長的獨立戰爭;1896年菲律賓人也向西班牙發動獨立戰爭,兩年後宣布獨立,卻在隔年莫名被讓渡給美國,以至於菲律賓人緊接著又要反抗美國的殖民,為了自由,他們付出戰死將近兩萬人、被屠殺近20萬人的慘痛代價,仍以失敗告終;希臘是在19世紀初開始向長期統治者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爭取獨立的,1821起歷時8年終於獨立,期間被屠殺的人數也不在話下;即使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搖搖欲墜之時,土耳其也必須持續以軍事反抗支持鄂圖曼的英國,才得以建立現代民族國家;1991年起的十年間,南斯拉夫境內有一連串的戰爭,逾十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斯洛維尼亞、馬其頓、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要到了獨立,科索夫還在未定之數;

至於1775年開始,大家耳熟能詳從一船茶開始的美國獨立戰爭就不用說了,人們總是可以在好萊塢電影中看到要想追求獨立自主,是多麼可歌可泣,是如何用屍體堆砌而成的。我們崇拜的切格拉瓦不就是為了追求中南美洲從體制到思想上的獨立自主,戰到最後一刻?

台灣啊,我總是說已經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了,我們有自己的國號、領土、軍隊、政府、護照可以走進全世界,沒有人會把Taiwan和China搞混。可是對現狀不滿足的人比比皆是,我懂這心情,真的。從荷蘭帝國、鄭成功的海上帝國、大清帝國、日本帝國、到依附著美帝國的國民黨政權和民進黨政權,一個接一個統治者,我相信這個島上的人民還可以更獨立。

然巧妙的是這些所謂的「外來政權」交接之時幾乎沒有在島嶼之內發生過什麼真正慘烈的大規模戰爭,零星的反抗似乎很快就因為雙方勢力懸殊而停止,說真的我們唯一挺下來莫約就是八二三砲戰,因為挺下來這個島多年後才有機會施行民主政治(但這場戰役對於現今多數持所謂「台獨」論述的人大概沒有太大差別就是了)。

把共軍擋在外頭後,也不管對方還有幾顆飛彈對著我們,這島接著就開始有過白色恐怖、有了反對黨、於是有對權威體制的衝撞、有民選總統、有政黨輪替、有儘管踉蹌但相對亞洲各國堪稱平順的民主政治。

這一切得來不易,也容易,這過程演進得不和平,也和平。身為一個至今都不算脫離殖民地的民主國家來說(還真是弔詭的說法),台灣人的歷史經驗裡,缺乏大規模的、慘烈的戰爭記憶,那些對台灣有過決定性影響的大型戰役都不在這裡發生,於是我們都忘了,真正的獨立,我是說帶著主體意識的那種獨力,是免不了一場絕對會付出慘痛代價的戰爭的,古今中外皆然。

獨立,可以只是口號,可以是自我安慰,可以是一個兩千多萬人的公投議題,可以是每次選舉就拿來供在神主桌上的牌位,但如果沒有某種「不惜一戰」的覺悟,獨立永遠都不可成真。毛澤東說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獨立當然也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喊喊口號而已。

然多數喊著台灣獨立的台灣人,都是很天真可愛的,因為這個島的人友善得很,壓根不相信這個世界一樣會拒絕從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共和國的我們,也從來沒想過世界上其他國家因為獨立付出的代價到底有多血腥,甚至很多人相信,倘若中共真要打,美國會來幫忙。關於這個浪漫的幻想,陳光興在他的《去帝國:亞洲做為方法》裡一言以蔽之:台獨運動的前提是依靠美國的帝國主義。

這個幻想在李陳交替的那個年代,仍然是可以被實現的期待。但是,當美國的帝國主義不得不至少在東亞地區必須處處和所謂「和平崛起的中國」妥協時,台灣這「獨立」的號角還要不要繼續吹下去?

我不是說為了避免戰爭,台灣人應該維持現狀,而是,公投是絕對必要的,到底是要繼續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是成立台灣共和國?島嶼上的人們總要給這個世界、給一廂情願的中國一個明確的答案,投票時就應該有就算改了國號也不可能進得了聯合國的體認,更應該有中國大概真會打過來但美國既是已經沒有能力也不可能會真的幫我們的認知,若有戰爭,我們就得自力自強。

在歷史上有很多國家,一開始內部意見都是很分裂的,或者從根本上就只能算是諸多政治體的鬆散聯邦,因為種種原因開始反抗那些壓制著他們的強權,打著打著就打出共識來了。

所以在這個島上的所有人應該把不管付出多少代價留多少血都甘願也要獨立的共識和態度擺出來,昭告天下,尤其是告訴中國就算我們某方面承襲了一樣的文明但現在就是兩個國家、告訴美國我們和中國的關係是和是戰跟你無關而你用不著插手。直到那一天,我們才有資格說:台灣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


2011.07.10,但如果我們選不了艱苦的道路,那對於現狀還是忍著點吧。

1 則留言:

芭樂米 提到...

拍拍手! 這篇說的真好!
妳長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