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01-25

中國交換生!你們憑什麼?


說實在的我都已經忘記自己能夠有多暴烈?儘管我有巨蟹座天生情緒化個性,然自從在補習班工作一年後,從23歲以來至今,我可以很驕傲的說自己對於在家門外的爭執,始終保持和平淡然的態度。

我以為人生當中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好爭的。

但我錯了。今晚我完完全全被所上新來的中國交換生們惹火了!我只差沒當場罵幹而已。

所上的孔子學院有一場題目為「中國當代政治思潮」的演講,講者的內容沒什麼新意,他所能提出的中國國內各種政治思潮,是只要上網就可以查到的,演講最終的目的,在我聽來,就是要宣揚現在的中國已經有某種程度上的政治思想或言論自由。

於是我就提出一個問題。

首先我很有禮貌的說因為我從台灣來,所以很高興主講人解釋了這些可能在台灣不常聽到也容易誤解詞彙之類的場面話。接著我說:我同意中國目前有某種程度的言論自由,但主講人對於中國目前允許異議份子在台灣或香港出版作品,卻不能在國內出版的看法如何?尤其是當他有機會來到海外接觸到這些在國內接觸不到的言論時,他的看法是否有所轉變?之類的 ← 我目前處在氣到自己忘記問什麼的狀態。

(為了和諧我還用了「國內」而不是「中國境內」耶,前者對台灣人來說根本是喪權辱國的講法吧?)

以上,我有在這個問題裡提到或暗示自己在統獨問題上的政治立場嗎?應該沒有吧?(至少在場的德國人或有理智一點在德國待上兩三年的中國人是沒有聽出來。)但是,

幹!

竟然就有一個北京來的女生當場轉過來跟我說:這位同學,我們都覺得台灣在中國傳統文化教育是比大陸還要更確實的,所以妳應該讀過《春秋》,知道什麼是春秋大一統,所以下次妳再發表意見時,注意不要把中國、台灣、香港並列,這是有分裂思想的。

靠唄而且她用的語氣之強烈,我後面坐的那排德國博士生和助教都傻眼了。

我聽到的當下真的是燃起一把熊熊烈火!

我當場跟她說我認為在這一個名義上的學術場合,如此赤裸公開的談論政治立場非常不禮貌,更何況在我提問裡根本沒提到統獨立場。而且雖然大一統是春秋裡寫的,但說出春秋大一統的是董仲舒,她連中國傳統文化的基本常識和禮貌都沒有,跟我談什麼中國統一啊?

演講討論結束後,她還硬要繼續跟我討論這個問題,我都說大家立場不一樣沒什麼好說的了,還是要繼續講,系上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那女生說我的發言激怒她,因為對她來說:「中國」兩個字就代表一個國家,把「中國、台灣、香港」放在一起,就表示我認為這是三個不同的國家,是分裂思想;所以應該要說「中國大陸、台灣、香港」這樣。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邏輯?我跟她說在台灣,不同的人對於海峽對岸那的地區都有不同的講法,沒有官方的定義,這就是她們始終沒辦法了解的自由民主。

這女生還說,她覺得我們都有共同的中國傳統文化歷史經驗,只不過1949年後兩岸分隔,導致大家在生活上經驗不同,基本上還是同一個國家的人,所以不應該有用語上的誤解才對。

我很不客氣的說,若要說中國和台灣都是承襲兩千年所謂的中華文明和歷史而來,我可以同意,但當我小時後背四書五經唐詩三百首的時候,她們這一代的中國年輕人還是要背毛澤東的思想,所以不要跟我說什麼共同中國傳統文化歷史經驗,她們才沒有啊!

她還說,她看台灣主流媒體的政論節目,只要是統派的就會說「中國大陸」,獨派的就會說「中國」,所以我說中國,表示政治立場是台獨。

我跟她說我才不知道什麼是台灣的主流媒體,我根本不看政論節目,而且我的用語和政治觀點也不會被媒體影響。

我沒說的是,難道她以為我們用了「中國大陸」或跟著用「內地」還是「祖國」,就表示我們想統一嗎?她恐怕不知道原來所使用的詞彙並不能限制一個人在思想上的自由吧?

(靠杯我竟然還跟能跟她講這麼多!但當下我覺得與其回來幹得要死只能寫文章靠么,當場應該把立場也表達清楚。)

我覺得這些中國學生每次都會很氣憤為什麼西方人誤解中國,但如果像她們這樣關起門來,用著自以為是開放管道得來的資訊,斷章取義或亂槍打鳥的誤解曲解其他人,那也不用怪其他人的誤解了。

今天這女生不就是讓在場的德國人都看清楚中國是用怎樣的嘴臉再對待台灣嗎?

系上的講師說,她每次看到我都很溫柔乖巧的樣子,完全想不到我這麼勇敢的敢在一群中國人的包圍下跟她們理論,實在太欣賞我了。

一想到還要跟這些人一起上課(還是近代以來的中國民族主義發展史之類的課),在博士生論文討論會上還要遇到,我就好想回台灣啊啊啊!


2011.01.25,我要抽一根菸冷靜一下我的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