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2-30

微光30。



若到現在才要描述我在20幾歲時對於30歲這個年紀有什麼憧憬,似乎太遲了,30歲已經成了人生的真實。

小時候我老是瞇著眼睛看著光源盡頭的背影,咬牙緊追著,卻一無所獲;於是,從今而後我想練習微微的發光,不刺眼但要很溫暖,讓走向我的人們足以取暖,甚至可以帶著光離開。

微光30,我的30歲下半場,已經開場,還可以繼續期待。

1 則留言:

卵生水筆仔 提到...

「我想練習微微的發光,不刺眼但要很溫暖。」
我也想練習,最近從朋友身上接受了微光^^
而我正要上場三十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