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1-01-23

31-25=6。


剛剛整理硬碟時,看到一個資料標明天使墜落事件簿,相當灑狗血,原來是以前在奇摩交友上寫的日記,於是就不知不覺瀏覽起來。

然後看到其中一篇名為另一個十年的日記,不由自主摀住嘴巴:

在網路上認識一個正在唸博士的31歲男人,正在美國唸西方政治哲學。
他告訴我,學術研究是一條很漫長的路,尤其是人文學科,修讀的時間長而大部分的時候只是一個看似一無所長一事無成的研究生,除非很堅持,早就半途而廢了。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我的老師們,在35歲以前都有過類似的經歷,不過一旦學位拿到了,就會一躍而成在社會上頗有地位的中產階級,擁有一份令人稱羨的頭銜:教授,然後確定自己終於苦盡甘來,證明自己有所成。 
而如今我所有的努力只是為了碩士學位能否取得而已。
我已經25歲了,嗯。換個口氣說:我才25歲。
在35歲以前還有一整個十年,聽說,這個十年才是一個女人的黃金歲月,雖然不在年輕,但見識過工作和學校的兩極、見識過愛情的殘忍,女人在這個十年為自己發光發熱。
這一個十年正要開始,我要拿自己的青春和理想對賭,也許10年後的某一天,如果我還可以認出他,那我一定要驕傲又倔強的告訴這個男人自己總算堅持下來了。
2005.02.15.

以上是日記,但重點不在於日記內容,重點在於31-25=6。所以我和當年這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差了6歲。

難道那個當年讓我燃起堅持到底的倔強之情,想要總有一天驕傲的告訴他自己還在這條路上的男人,就是後來在我越來越猶豫不決時,莫名出現又轉身就走,以至於我非得追逐理想還是他的背影?來證明自己仍然很倔強的這一個男人吧?

難道就是最近我很崇拜喜歡他卻執意離開的這一個?

難道我被迫不得不承認在如此虛擬的世界任何微不足道的相遇,也可能會是有意義的存在,會是徵兆嗎?


2011.01.2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