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1的文章

中國交換生!你們憑什麼?

說實在的我都已經忘記自己能夠有多暴烈?儘管我有巨蟹座天生情緒化個性,然自從在補習班工作一年後,從23歲以來至今,我可以很驕傲的說自己對於在家門外的爭執,始終保持和平淡然的態度。

我以為人生當中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好爭的。

但我錯了。今晚我完完全全被所上新來的中國交換生們惹火了!我只差沒當場罵幹而已。

所上的孔子學院有一場題目為「中國當代政治思潮」的演講,講者的內容沒什麼新意,他所能提出的中國國內各種政治思潮,是只要上網就可以查到的,演講最終的目的,在我聽來,就是要宣揚現在的中國已經有某種程度上的政治思想或言論自由。

於是我就提出一個問題。

首先我很有禮貌的說因為我從台灣來,所以很高興主講人解釋了這些可能在台灣不常聽到也容易誤解詞彙之類的場面話。接著我說:我同意中國目前有某種程度的言論自由,但主講人對於中國目前允許異議份子在台灣或香港出版作品,卻不能在國內出版的看法如何?尤其是當他有機會來到海外接觸到這些在國內接觸不到的言論時,他的看法是否有所轉變?之類的 ← 我目前處在氣到自己忘記問什麼的狀態。

(為了和諧我還用了「國內」而不是「中國境內」耶,前者對台灣人來說根本是喪權辱國的講法吧?)

以上,我有在這個問題裡提到或暗示自己在統獨問題上的政治立場嗎?應該沒有吧?(至少在場的德國人或有理智一點在德國待上兩三年的中國人是沒有聽出來。)但是,

幹!

竟然就有一個北京來的女生當場轉過來跟我說:這位同學,我們都覺得台灣在中國傳統文化教育是比大陸還要更確實的,所以妳應該讀過《春秋》,知道什麼是春秋大一統,所以下次妳再發表意見時,注意不要把中國、台灣、香港並列,這是有分裂思想的。

靠唄而且她用的語氣之強烈,我後面坐的那排德國博士生和助教都傻眼了。

我聽到的當下真的是燃起一把熊熊烈火!

我當場跟她說我認為在這一個名義上的學術場合,如此赤裸公開的談論政治立場非常不禮貌,更何況在我提問裡根本沒提到統獨立場。而且雖然大一統是春秋裡寫的,但說出春秋大一統的是董仲舒,她連中國傳統文化的基本常識和禮貌都沒有,跟我談什麼中國統一啊?

演講討論結束後,她還硬要繼續跟我討論這個問題,我都說大家立場不一樣沒什麼好說的了,還是要繼續講,系上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那女生說我的發言激怒她,因為對她來說:「中國」兩個字就代表一個國家,把「中國、台灣、香港」放在一起,就表示我認為這是三個不同的國家,是分裂思想;所以…

31-25=6。

剛剛整理硬碟時,看到一個資料標明天使墜落事件簿,相當灑狗血,原來是以前在奇摩交友上寫的日記,於是就不知不覺瀏覽起來。

然後看到其中一篇名為另一個十年的日記,不由自主摀住嘴巴:

在網路上認識一個正在唸博士的31歲男人,正在美國唸西方政治哲學。他告訴我,學術研究是一條很漫長的路,尤其是人文學科,修讀的時間長而大部分的時候只是一個看似一無所長一事無成的研究生,除非很堅持,早就半途而廢了。「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我的老師們,在35歲以前都有過類似的經歷,不過一旦學位拿到了,就會一躍而成在社會上頗有地位的中產階級,擁有一份令人稱羨的頭銜:教授,然後確定自己終於苦盡甘來,證明自己有所成。 而如今我所有的努力只是為了碩士學位能否取得而已。我已經25歲了,嗯。換個口氣說:我才25歲。在35歲以前還有一整個十年,聽說,這個十年才是一個女人的黃金歲月,雖然不在年輕,但見識過工作和學校的兩極、見識過愛情的殘忍,女人在這個十年為自己發光發熱。這一個十年正要開始,我要拿自己的青春和理想對賭,也許10年後的某一天,如果我還可以認出他,那我一定要驕傲又倔強的告訴這個男人自己總算堅持下來了。2005.02.15.
以上是日記,但重點不在於日記內容,重點在於31-25=6。所以我和當年這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差了6歲。

難道那個當年讓我燃起堅持到底的倔強之情,想要總有一天驕傲的告訴他自己還在這條路上的男人,就是後來在我越來越猶豫不決時,莫名出現又轉身就走,以至於我非得追逐理想還是他的背影?來證明自己仍然很倔強的這一個男人吧?

難道就是最近我很崇拜喜歡他卻執意離開的這一個?

難道我被迫不得不承認在如此虛擬的世界任何微不足道的相遇,也可能會是有意義的存在,會是徵兆嗎?


201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