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2-08

我們就到此為止。



拖到出發前兩個小時,乾淨俐落的收拾好行李箱,我說,親愛的2010年,我們就到這邊好了。

剩下的日子不如交給全新的年份。

2010年在我的心底已經隨著和男人的離散徹底遠去,對於一個不擅長念舊情的女孩來說,告別是一種必要的儀式,我用十三個小時的飛行來紀念。然後呢,就會回台北,最心愛的城市。

出版她方之城是2010年唯一的成就,某種程度上是另外一種告別儀式,出版之後我再也掩飾不了自己已經不想在如人們口中般的流浪,儘管頻繁的飛行之於我仍然是必須,但就像去年底我跟子午說我正在找回家的路,現在呢,我已經找到了。

當然,那是因為我的確從男人身上學習到如何安頓自我,在2010年我跨越了一個年紀,30歲的我一定能對生命更從容不迫。

至於2011年呢?我沒有太大的期待,但我會視倘若在明年的這時候還在柏林對著生病的體態和論文的未完成而唉聲嘆氣,那必定是人生的失敗,所以我一定會很努力。

那,我又要飛了,我們台灣見。


2010.12.08,怎麼感覺今年的年終感言非常草率?XD

6 則留言:

Arthur 提到...

親愛的蛋捲,

台北見。

Hibiya 提到...

你好

不好意思,請問你已經回來了麻。

剛剛在便利商店看到一個女生跟你很像,可是我又不確定,因為投髮捲不是直直,
有點捲。

如果是的話,恩 本人比較水喔

蛋捲兒 提到...

咦咦咦?在哪一家便利商店?我的頭髮的確不是直的啊

Hibiya 提到...

台大後門全家!!!不知是不是

蛋捲兒 提到...

那就是我(掩面)

Hibiya 提到...

哈哈 果然就是 XD
我就是排在你後面的怪叔叔

首先我要說妳跟書本封面"差很大",一開始我只認出那雙眼--書本內頁,但是跟封面的身形對不上且髮型不是清湯掛麵,還有就是一時想不起你'蛋捲兒'的nick name ,只記的應該是-陳XX-吧。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看到掩面而逃。


不過勒,你的書上有留下線索(以前都沒注意到,以為是畫好玩),就是書頁中和書本封底那個娃娃,真的很像,活靈活現表現出'蛋捲兒'。

下次碰到在請你幫我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