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2-01

碎語:明信片。




在買過她方之城的女孩子們中,有一個很特別的小讀者,叫做夏秋。夏秋的媽咪形容她是個企圖心很強的小女生,小三,儘管是個重度腦性麻痺兒,可是很聰明也很開朗。夏秋的媽咪把她方之城的故事一篇篇唸給夏秋,還介紹說,寫書的大姊姊是一個勇敢的愛麗絲。

因為夏秋不能輕易的旅行,所以我答應她,以後走到每個不同的城市,都會寫一張明信片給她。

每次看到夏秋拿著我的明信片的笑容,連自己都很動容,從來不覺得這些旅程之於我的人生有什麼絕對的意義,我隨意的停停走走,僅僅是因為自己不甘於一城一室罷了。而一路上我寫過很多明信片,寄往四方,寄回島嶼,只是想證明當我獨自行走她方,並不真的和世界失散,我是多害怕和自身的網絡斷了聯繫,是收明信片的人輾轉分擔了我的恐懼。

這陣子我覺得寄出每一張明信片,就像星光穿越千萬光年來到地球,可是當收到的人看到閃閃發光的旅程時,背後的星星是否殞落卻無人可知曉。那我到底還該不該繼續寄出呢?

上一張明信片我告訴夏秋也許下一張會是從印度,可是莫名的印度就成了生命中的未竟之旅,當時男人給了我幾張照片印成明信片,不能寄出成了一種遺憾。

我不想再刻意的說歲末要交換卡片,所以除了特定的收信人外,今年大概還有10張明信片可以讓人選擇,會全數從柏林寄出,都是自己印的,已經知道圖案的人請寫信來告訴我你們要什麼,剩下的就當作驚喜。


2010.12.01。

2 則留言:

茱迪 提到...

:) 來舉手可以嗎?

匿名 提到...

明信片飛來的情感是靠機緣的,所以我們很珍惜。我們把這個感情變呈給別人的緣份,大家都很高興能有這樣幸福的緣份。這都要感謝妳/夏秋媽
PS:我的夏秋已經13歲了,一直以為給它改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