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2-24

生命這樣瑣碎13。



今年幾個曾經很親密的男孩女孩確確實實的離開我的生命了,有些是我自己的選擇,有些只是因為時機不湊巧,有些竟完全失去的莫名所以。

可是我不確然知道是否應該對此感覺到遺憾?

對於是不是朋友這件事,我從來就是讓對方來認定,被動的接受但是盡責的扮演她或他賦予我的角色。我厭惡一廂情願,和一廂情願會帶給對方的困擾。

很多人會用上下車來比喻一生當中會遇到的人,如果這樣說的話,那我一向都是很認真很友善的對待那些和我搭同一班車的人,不管共乘的時間有多短暫。因為我是個很相信緣分的人,所以總是期許自己現在將來都要像一路走來這樣真誠,就算有朝一日他們會下車並且再也不記得我。

那這樣當我目送她或他的背影離去是,至少可以問心無愧的對自己說:嗯,我曾經好好看待過她或他。

這麼一來,似乎就無所遺憾了。


2010.12.24,聖誕節快樂。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