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1-21

Fragestellung





昨天討論會結束後,朋友在回程途中跟我說:妳好像是今天報告的人當中沒有被糾正報告方式的耶。咦?真的嗎?(這段是寫出來炫耀的嗎?)

博士生論文討論會是德國教授和研究生某種接觸的方式,兩三年前德國高等教育部呼籲教授和博士生們,除了博士生論文討論會外,能再密集一點見面,至少提高到一個學期1次,就知道德國博士生是多爽的一件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參加博士生論文討論會。

不過能開得起這種討論會的教授不多,很多研究生的教授很小咖,也就只好去別處求一個,通常論文討論會就是報告自己的論文進度,也可以把之前/將來在其它研討會上發表的文章拿來報告,報告完後大家也不只討論論文,因為這是一種練習,所以教授也會希望我們在論文內容之外,學習到如何上台報告自己的論文。

不過今日重點不是博士生論文討論會,是Fragestellung

每次學妹問我,如果要去找德國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到底應該怎麼寫論文計畫?對於一個從來沒有讀過類似這種如何寫好論文的理論或書籍,我其實也不太敢說什麼,不過一般來說我丟出論文的評價還算不錯,當初找教授時,三個教授看了都說要收,所以應該還是可以給一點意見。

通常我會回答學妹,寫清楚妳要做的問題。

但在台灣受過歷史系嚴格且莫名迂腐學術訓練的學生都會把這句話想成零零總總最起碼10頁的1.研究動機(通常是一段冗長的內心戲,牽扯到前世今生)2.研究背景/理論/方法(這只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而已)3.文獻回顧(大家都心知肚明你頂多看了前言而已)4.預期研究成果(另外一段空話),這類台灣歷史界設計出來的八股文格式,通常寄出去後就會石沉大海。

所以我會建議學妹永遠把Fragestellung擺在最前面,在自己最想做的主題範圍內,問三、四個問題,然後再稍稍解釋問題的前因後果就好了,如果一個題目問的好,就能勾起教授的興趣,自然有和教授進一步討論的可能性。

如果再說的更多,我認為Fragestellung對於論文寫作和上台報告都是很重要的。

對於論文寫作來說,如果一開始就提出正確的Fragestellung,那論文完成後,這個Fragestellung只要拿掉問號就應該可以被當成論文題目。做為歷史系的Fragestellung應該要包括明確的時間和地域範圍,問題越明確,答案越簡單,接下去的論文寫作就越容易,例如系上一個博士生曾經問當代中國是否有一個明確的非洲政策?」她後來就放棄拿學位了,因為非洲有好多國家,而且光是當代中國從何算起每次她都要想破頭解釋。

有些人提出一個模糊的Fragestellung,是以為自己可以邊寫論文邊調整,但這通常只會越寫越多而已,而一個明確的Fragestellung可以幫你檢視你所蒐集的資料,超出範圍的必須懂得捨棄,而一旦確定了Fragestellung就應該要從頭到尾好好回答,否則你就只有換來換去一場空的下場。對我來說做為一個歷史研究生最有趣的是去說服大家自己的所寫出來的歷史是正確的,假如連自己提出的Fragestellung都沒辦法圓,那也不會有讀者信服你。

那上台報告呢,大概有兩種,一種是課堂讀物的報告,一種是自己作品的發表。前者我最常見的情況是,報告者像家庭小精靈般的把一本書做了詳盡的摘要,滔滔不絕半小時,但老師一問所以重點是?就傻了,所以啊,如果能夠在看完資料後提出一個切要的Fragestellung來,那老師大概就知道你這書讀了幾分熟。

私以為這種能力是歷史系研究所一年級學生一定要學會的,如果不能夠在第一次閱讀就提出關鍵的問題,一星期12學分你就會做摘要做到累死,而且將來再讀相同的資料還是陌生人。

後者就類似昨天的討論會,每個聽眾的研究背景都不同,若是洋洋灑灑寫了五張講稿,照本宣科唸上20分鐘,聲調好聽的那位抑揚頓挫的帶領我們進入一部中國小品電影,聲調平板單調的那位則給了大家一場空靈體驗,報告結束後,聽眾除了糾正報告方式,對於論文本身好像也沒甚麼時間好討論了。

反之,若能夠一開始就提出一個有趣而吸引人的Fragestellung,聽眾可以明確知道你要講什麼,也會期待你的答案,而不同的建議則來自聽眾內心和這答案的衝突,那報告完,才會有更進一步的討論。

以上,好像寫太多了。

最後,Fragestellung若翻成中文的「問題」好像有點簡單,但翻成「問題意識」又有點過火,也許是研究主題的問題版?聽說英文可以翻成issue,因為英文不好我也不知道對不對。


對了,反正也都寫了這麼多,那就順便說一下,我最討厭的就是碩士論文裡的「筆者認為...」之類的自稱,明明論文作者就是我,幹嘛跟別人一樣叫筆者?


2010.11.21

2 則留言:

MEB 提到...

不是就跟你說自稱劣者了

misaki 提到...

原來德國博士生幾乎可以不用跟教授見面啊?那要那"指導教授"幹麻:P
還有,你說的很專業啊,真是心有戚戚焉。外國人寫作直接說重點,中國人都是要先起承轉合一下,重點都在最後一段,我也因為這樣吃過虧!超受用的"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