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1-16

因為,癒合是一種本能。



親愛的貝姬,

記得25歲時,我的身邊圍繞著一群28-32歲之間的女人,她們都好聰明、好特別、好漂亮,可是每個聊起天來,語調裡都有一種在愛裡百轉千折的無奈。是無奈,不是哀傷,以致於年輕時的我老覺得奇怪,難道她們不傷心也不恨嗎?

直到現在,我寫信給妳,竟然也能夠自以為是的說出「有時候我覺得我們都已經離開過很多男人了,也被很多男人離開過,再想起來,也不過是這樣,」這樣的話來,甚或把自己荒謬的愛情寫成一篇語帶詼諧的小短劇,我好像也已經長的夠大,成了語調無奈的女人了。

寫信給妳的時候我想到自己寫過這樣的句子:「癒合是一種本能,不論當初畫下去的那一刀有多深。」翻出自己為這個句子寫過的日記,妳知道嗎?我已經完完全全忘記自己曾寫過這樣強烈的文字了。

我甚至忘了到底是在誰之後,對於愛情,能夠淡然處之。

但是啊,親愛的,如信裡寫的,每當有人問道我早知如此還會當初嗎?從這篇日記來看,曾經名正言順的愛情,無論多短暫多傷神,我都會說好啊,再來一次吧;可那些曖昧不明的情感,若能夠選擇,我希望自己從來沒有碰過。

我想妳會懂得。(抱。)

而且妳若看了這篇日記,還有圖片上的文字(也是我那時加上去的,)應該會會心一笑吧?



※日記/2005.11.25。

你知道嗎?其實世界不會因為換一種說法就變得比較美好的,才25歲的我就已經明白這個道理真的很不甘願。

有女朋友對我說過:「只要遇過一次真正的惡魔,那其他的就不足為懼了。」現在我知道,這個道裡是要心力交瘁的愛過一場才能感受的。

關於愛情,人往往各自懷抱著不同程度的想像,對我來說一輩子如果沒有被誰深深的愛過和深深的愛過誰一定很悲哀,可是如果從來沒有被誰狠狠的傷害過和狠狠傷害過誰,這樣的愛情經驗也不夠完善。

「如果從不知道不完美是什麼,就不會清楚知道什麼叫做完美。」我這樣相信。

所以呀所以,真的一點都不需要你給我的對不起,我承認不管重來幾次、不管知道你到底有多糟糕不管都預測到會傷的有多深,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對我來說,你終究是一個這輩子非愛過一次不可的男人。

因為就像女生們會幻想自己的白馬王子來救她一樣,你是我幻想中的惡魔,我需要你把我帶到地獄,我只是自私的想完善自己追求的愛情經驗而已。

可是雖然我這麼說,要能夠帶著笑瀟灑的轉身實在太困難了,那些累累傷痕,看的見的、看不見的、不為人知的、不足用言語說的有多少只有自己最明白。

對於你就這樣任性的進出我的生命,現在的我只能做到「接受」事情發生的過程與結果。就像抽血那樣,我含著眼淚別過頭,感受著針刺入肌膚和血液抽離的疼痛,整個過程我只能被動的接受還有感受。

你問我還會不會繼續寫我和你故事?我猜一定會的,這樣多難得,我經歷過一個故事竟然和我所猜測得到的故事一樣。

如果可以我希望藉著書寫牢牢的記住你給我的全部,因為你給的所有的分離、悲傷、痛苦與黑暗,也會是生存下去的力量,尤其是對我這樣逞強的女生來說。

有人說愛情的離開,就像「把全世界的一切都熔成一塊大玻璃然後用力砸在地上摔個粉碎」。因為你,現在的我就算是滿地的碎玻璃都能夠赤著腳踩過去,夠勇敢了吧?

這樣大剌剌的寫著我們,是因為我不在意讓人知道我愛過你、被你傷害過,就像從不對誰掩飾我有過的悲傷和不美好,還是會一直這樣驕傲面對愛情的殘缺和好夢的破碎,

這就是我。我就是要讓後來的人知道愛我到底有多困難不敢隨便說要嘗試。

最後我倔強的把你為了讓自己更好過的自私道歉,帶給我的另一次傷害,當作你的生日禮物送給你,因為,這些傷害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都會過去。


2010.11.16,看這樣的日記就會明白25歲和30歲的差別。XD
(30歲如果有人愛就會偷笑了,應該不至於警告對方說自己很難愛。)

3 則留言:

Arthur 提到...

親愛的蛋捲,

打從第一次看到妳, 妳就已經是「好聰明、好特別、好漂亮」的女孩了。

前些日子從頭看了妳的文字, 再看回這篇, 不禁微微點頭:這就是成長啊。

hisnyu 提到...

唉...但有些人癒合的速度總是特別慢,讓關心的旁人感到不捨...

hisnyu 提到...

唉...但有些人癒合的速度總是特別慢,讓關心的旁人感到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