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1-15

近乎佛教徒。




修行和智慧俱足的上師,透過印刷,把佛理透過種種說法傳授給芸芸眾生,記得在佛學圖書館當義工時,我常望著滿室的佛法書籍,好奇著誰會來翻一翻這些書呢?大多數來借書的都是很年輕的大學生或是經歷過人生起起落落的退休人士,他們借的書,若不是晦澀難懂的什麼經什麼經,再不然就是淺顯易懂的星雲法師或聖嚴法師勵志版本。

可是對於還不是佛教徒的人來說,這些書籍猶如廢紙,沒有誰會好奇想翻閱,就連平常吃齋唸佛的婆婆媽媽也都不敢碰觸,因為當中的道理太難懂,寧可仰賴上師的開示。


不過宗薩欽哲仁波切很可愛,他在《近乎佛教徒》這本書的最開頭就替大家把內心深處的牢騷發出來:「又是一本介紹佛教的書」,但我想,這大概是其中最好的一本書吧。

翻過書名頁,仁波切說:「獻給印度王子,淨飯王之子。若不是因為他,至今我還不明瞭我是一個飄泊的人。」

淨飯王之子,就是眾人知悉的釋迦牟尼,在台灣我們稱他為佛陀、佛祖,在一般從玄奘時代翻譯留傳下來的經書裡則稱他為世尊,英文是Buddha,這都是大家知道指的是那位創立佛教的人。可是我很少(幾乎沒有,上次是小學五年級時第一次讀悉達多太子出家記)在一個談論佛教義理的書中,作者直稱悉達多,他的名諱。

雖然我不知道宗薩欽哲仁波切的用意,但我深信對事物正確的稱謂就能夠帶來正確的觀念,於是當我讀這本書時,不會把成佛的佛和佛祖的佛搞混,對我來說,「佛」這個字在書就是能夠明瞭、實踐四法印:「一切和合事物皆無常;一切情緒皆苦:一切事物皆無自性;涅槃超越概念。」

不過要我談佛法就太膽大妄為了。

我只是覺得這本書很好看罷了。

雖然我對於佛教的教派沒有門戶之見,但坦白說,那些寫得很白話的、宣傳佛法的書,多半是一個一個日常生活中的小故事,在結尾時配上佛教的義理,告訴人信佛的重要性,然換掉佛教,套上其它宗教或是心靈大師的勵志話語,也是成立的。

可是宗薩欽哲仁波切的這本《近乎佛教徒》,確確實實毫不含糊談論了悉達多所在菩提樹下證悟的(哲學)概念。為了引起眾人的好奇心,仁波切也引用例子,但絕對不是那種寓言式的小故事,他總是信手拈來一個正在世界各角落發生的事情,學習佛法或出家並沒有讓他忽略真實的世界。至於在佛法義理上,他不獨自創新學問,他說自己毫不羞恥的抄襲了那些過去著名大師們的原創想法和教法,因為佛學論述是一貫不變的:就是當年悉達多證悟的那一個。

這樣的說法啊,希望能夠引起對這本《近乎佛教徒》更多的好奇心。 :)

(這邊有宗薩欽哲仁波切講遠離四種執著,仁波切超幽默。)

為什麼會突然想寫這本書的感想呢?

記得剛剛聽說Selina結婚的消息時,隨手上網google了一下,因為自己不是個對演藝圈消息靈通的人,所以直到當時我才知道原來Selina才小我一歲,來自於一個跟我差不多的小康家庭,北一女、師大、然後是亞洲女子天團。而且她的家人感情很好,如今又有一個職業不錯的未婚夫,想S.H.E.一路走來幾乎沒有事業上的挫折,坦白說,這些資訊耀眼的讓我的心刺痛了一下。

才組嚼完這個消息,就看到她因爆破意外全身灼傷的新聞。

看到新聞的當下,我很為她難過。當然,女孩子通常有讓人意想不到的堅強,能撐過這樣的苦痛,而她的意外很駭人,倒不是唯一,相較於弱勢的灼傷者,她能得到很健全的醫療照顧。可是比起其他人,我想對Selina更艱困的課題不是渡過身題上的創傷,大火燒得不僅是她的外層皮膚,也褪去了她的婚禮、她的事業甚至她往後的人生本來會有光鮮亮麗。

而我真的很難想像一個和我近乎同年齡的女孩要如何面對?

看到爆炸新聞的那天,我又把這本書翻過一次。

記得有個網友去參加中台禪寺的禪修課,她說她是希望能夠學習一種方式,讓她遇到困難時,能夠心平氣和的去面對。可是面對人生種種不同的際遇,也不會是有了信仰就比較容易面對,善良的人不一定有福報,如果沒能弄清楚這點,如果不能明白所有的和合現象都是無常,那終究還是一個在生命中飄泊的人。


2010.11.14,所以和大家分享這本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