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1-11

人生最後一場花系列。



然後我要講一個更複雜的故事。

關於到底為什麼和前男友分手,把日記往回翻,好像始終都沒有講明白過,不少人以為我是跟他交往時,在旅程中變心愛上了現在的男人,就連自己的爹,雖然他沒明說,但他恐怕也是這樣以為。

從沒公開的寫在日記上,是因為這寫出來跟三立肥皂劇一樣冗長,然最近,我覺得自己必須寫出來,否則很難徹底說再見。

我和前男友的分手其實很簡單,2007年底我們一起搬到了柏林,認識了第一個女孩,從羅馬尼亞來,基於好奇或什麼的,前男友說要約她一起吃飯,哪知道接著就天旋地轉,當晚就說對她一見鍾情,要我自己看著辦。

當時我很震驚,所有聽說此事的人也很震驚,彷彿一夕之間他成了陌生人,因為他分手時,不只說分手,還萬分肯定的說自己從來沒有愛過我,眾人都以為自己瞎了眼看錯一段愛情,但也許這才是愛情。

平心而論,他也算誠實,至少沒有騙我。我一直抱著這樣的想法,也同意因為寂寞和害怕,是我自己和所謂的愛情做了妥協,在他和羅馬尼亞女生未果後,他回頭找我,和我有過一段悠長而有實無名的日子,他也算盡心盡力,繼續教我德文、幫我搬家、邀請我出席各種場合之類的,好像又生活再一起。

但他說得很清楚:除了男女朋友的名分,什麼都可以。

在這段過程中,無論我們之間氣氛有多融洽,他會時時刻刻提醒我,我們不是一對,一起參加Party時,他喝的再醉也不會把「Sie ist meine Freundin.」(她是我女友)和「Sie ist eine Freundin vom mir.」(她是我的一個女生朋友)搞錯。我曾自以為是的認為這只是他的一面之詞,事實上等我離開他一定會後悔,而只要可以這樣維持著,直到像Caro一樣等到一個結果,但一年半載過去,既沒有等到他交新女友,也沒等到復合。

一段關係若不是前進,只能後退。到最後,我僅能確定我還喜歡,但是愛還是害怕寂寞而緊抓著,早就被他的反反覆覆磨得一乾二淨。

去年我花粉症過敏,半夜完全不能呼吸,離家三年的憂鬱情緒隨這病情大爆發,好嚴重,這時候他又再度出乎朋友們的意料,帶著我所有放在他家的東西到我的小公寓,宣布一直生病的我會妨礙他準備考國家考試,反正我們不是男女朋友,也沒啥情份需要留戀,最好以後兩不相見。

這次我沒多說什麼,買了機票隔周回台灣,安排自己去蒙古、去中國,留在中研院寫論文,避談柏林。然打從我離開柏林,無論在哪,他總是會透過網路聯絡我,希望我趕快回柏林,有一度我都覺得,自己終於等到結果了。

後來我和男人在蒙古遇上,說打算不辭千里來中國找我,當時我隱約知道男人就是自己渴望遇到的那一種,但小有年紀就知道渴望遇到的不一定能當男友,要跳進一段未知的愛情比守舊難,於是傻氣如我又問了前男友一次:「如果你現在說要復合,我就不見他了?」

事後想來我覺得自己待他,真的做到了無遺憾,以前不原諒的都原諒了、以前不能忍的都忍了、以前不願意等的都等了。一個女生跟愛情還能妥協到什麼程度?

可是他好誠實的說他希望我回去柏林是怕寂寞,至於我在中國想見誰是我的事。那一刻,這個人已然從此在我生命裡成了過去。

沒想到,過去是不可能過去。

和男人旅行一小段後,心意就確定下來了:不管有沒有變數,我寧願要看似刺激冒險的旅程,也絕對不要回頭。娘當時很訝異我的決心,她覺得反正我也當前男友的備胎好一陣子,現在換成當他是備胎也無妨,何苦如此堅持不往來?

只是我極端喜新厭舊,一旦變心,就不想陪他演這場戲了。(而且我演得不夠久嗎?)

去年10月底回柏林時,前男友想盡辦法挽留,以前說從來沒愛過我,現下忽然就成了今生最愛,本來他只想我回去陪他,支票越開越大,又是復合,甚至結婚,所有我過去想聽的他現在都說出來了,而我只是揮揮衣袖,真的只能擠出半點不捨。

很快的回台灣,很快的接到他寫來已經交女友的信,信上說,他的確從來沒愛過我,好險沒和我復合,不然就不會跟這麼喜歡的女孩在一起了。我無言以對,我還能說什麼?

但至少戲是結束了吧?

還沒有,原來「歹戲拖棚」不是只有台灣本土劇才會。

9月一回德國,前男友馬上問我要不要見面?我無意表現的老死不相往來,入境隨俗,德國人喜好跟前男友前女友大大方方成為「朋友」,我當然也可以,何況都假裝過這麼久了,剛好和我頗熟的男孩問我要不要一起看球賽,是前男友的高中同學,我說好,在這種很多人一起吃喝吆喝的行程裡,我不介意見一面。

但前男友不願意,他說他想要兩個人單獨吃晚餐,吃完後可以沿著小河散步回我家。我很明確的一口回絕:答應過男人絕對不和前男友見面,雖然男人遠在天邊,可我和他的信任是建立在自己絕對不做可疑的事情上。

更何況他也有女朋友,我問難道你女友不介意?他說他女友不會知道。戲看到這裡,這男生打什麼算盤,只要有在看娘家的國小學童都猜得出他想幹嘛。

於是我就懶得理他了,面對他在網路上的試探來個相應不理,可是他不死心,最終到我家按門鈴,沒見著又走,搞得我最近只要聽到鈴聲就心驚膽跳。連男人都說,還是妳乾脆見他一面,把話說得一清二楚吧。

可最終我選擇不見,因為他當晚就為了要「晚上單獨見面」跟我撒了瞞天大謊,說自己和女友已經分手了,因為他從來也沒愛過她(這句話好熟),對這段關係不盡然滿意等等,而且他想要見我。

當下我就覺得這是個謊話,稍後他朋友跟我證實,再次被我拒絕後,他就和女友買了去布拉格的火車票。那個晚上我好生氣,因為我以為女生一輩子遇到幾個壞男人,是不幸也是幸,但遇到會撒這種謊的爛男人,完全是個不幸。

那是我第一次和朋友描述他時,用了爛這個字,以前大多數的女朋友聽我講到他,聽到火冒三丈,我還會打圓場的說,可是他也算對我好或他還算誠實,都很想把我的頭按到馬桶裡沖水,希望我清醒。

那個謊言之後,我完全不想理會他,什麼還保持朋友之誼都免了,一個男生既不尊重自己的女友,也不尊重自己的前女友,說會是個怎樣的好朋友,我也不信。想到當初交往,他所有從小長大的朋友們都打包票說他好,也許沒錯,但那是因為當時他還不知道可以糟蹋一個愛他的女生到怎樣的地步。

今年生日,他寫信來祝賀,還寫到:「我很後悔在妳愛我時沒有珍惜(到這裡還算人話),而且不愛妳時還這麼坦白的跟妳說,以致於妳離開我。所以現在不管我愛不愛女友,我都不會跟她說,除非確定能交到新的女朋友,不然我會一直跟她在一起,否則又會像妳離開我時這樣寂寞。」

原來我陪他演這麼久的對手戲,他學到的不是珍惜現有的幸福,而是如何把一個女生當備胎但不被她發覺?

這場戲,我承認是白演了。

但反正遇上了,也經過了,就認賠出場,再怎麼不堪回首的過去只要不回首終究會成為過去。我又自以為他也應該要這樣,不管對結局滿不滿意,是他搞砸整齣戲,就得接受戲散人也散的結局,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哭鬧,但他的表現在在顯示出,我真的從來沒有了解過他到底能差勁到何種地步。

以前我覺得自己太年輕氣盛,和男友分手是一定要人間蒸發的,因為我不想知道對方到底還會不會想再見我一面。後來我覺得這樣很無聊,分手自然就不相關,但若再遇上也無妨,人生好長,有緣走一段的人不多不是嗎?

可如今,我發現年輕時的做法才是對的,這樣的前男友,我真希望自己蒸發了。


2010.11.10,就叫做「天下蛋捲心之柏林娘家」好了。


會想寫這篇是因為,昨晚前男友再度神不知鬼不覺的敲我,留下了「我不懂妳怎麼能在柏林而不跟我見面,這太令人悲傷了,我現在每天都很想妳,而且常常去妳家樓下望著妳的陽台猜妳有沒有在家?」感覺相應不理這招已經不敷使用,這件事情非得做一個了斷,否則每次有人按門鈴我都很害怕。

可是大部分的德國朋友還是覺得我們可以當朋友,這未免太違反台灣民情和世間常理吧?


最後,我真佩服自己怎麼用這麼輕鬆詼諧的語氣描述生命中最荒謬的一段時光。

8 則留言:

Just Me, Mo。 提到...

我只能說他真是個太誇張的人..
有時真的要離開了某個情境,某種情緒才可以看清一個人。

chu 提到...

會不會你必須切斷跟所有跟前男友有關連的人的連絡才能中止這場鬧劇
又或者應該直接了當跟他說「我不愛你了,也不想要跟你在勾勾纏,可以請你自愛嗎?」之類的話語他才能認清你不再是之前那個願意等他回心轉意的蛋捲

蛋捲兒 提到...

那個,我要嚴正聲明:

打從我回德國他問我第一次要不要見面時,我就把該講的話都講了,但完全沒用。

請共同的朋友轉告,也沒用。而且德國人不會了解台灣人分手後兩不相見的堅持。

在線上封鎖他?他昨天在SKYPE的留言,是從朋友的帳號傳來的,理由是他借電腦時剛好看到我。

逼得我發上一篇德文信,一清二楚用德文表達我愛的是男人不是他,既然不愛我們就是陌生人,見面真的不必要,但是他也全部畫錯重點。

因為根本說不清楚,希望這兩篇文章後,我就不要說了。寫這篇文章,是我想看看自己對這一段有多釋懷,寫出來後,發現我真的蠻豁達的XD

不過,為了不愛我的人花錢搬家、違約換號碼或不再和本來就會一起看球賽和下午茶的朋友斷了聯絡,完全不考慮,因為完全沒必要嘛

ant 提到...

我也覺得不用為了一棵樹
不要一整片森林
損失也太大

chu 提到...

由此可知這個前男友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自我感覺十分良好的天龍人了

momo 提到...

一直潛水的我看得都火冒三丈了!
怎麼會有人可以這樣大言不慚...
真的是見識到了!
還好蛋捲遇見現在的好男人。

fan 提到...

他是浪費愛的人,但妳不要浪費妳的愛..視他為輕煙吧 ! 認清他本質後,他將不在有任何吸引力了 !

lele 提到...

前一段时间遇到一个同时追着几个亚洲女孩的德国男人的人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