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1-24

生命這樣瑣碎11。




聽說這是2011年我的本命字,看起來指的是論文這回事啊。

最近我的生活中,添加了跟三個年輕文科博士男生的對話,一個在台灣、兩個在德國,出乎意料的我還蠻喜歡跟他們說話。說出乎意料是因為以前對唸人文學科的男生完全沒有接觸的意願,越優秀越不喜歡,我老覺得男文科研究生很無趣,無趣的不是他們念的學科內容,而是他們想的念的都是將來如何在學術圈有一席之地,少數人可以志得意滿,但多數時候都因為論文無所成而擺出懷才不遇的樣子。

反正他們也不喜歡我,對於一個嚷著要拿博士學位的人來說,我太喜歡東奔西跑太常受感情干擾太對於未來不夠重視,常有人三言兩語就把我歸類為「因為爸媽有錢所以唸到這哩,反正到時候還是會嫁人放棄的那一種,就不歡而散。

然認識他們三個後,我發現自己原來從前很抗拒認識這類的男生,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很嫉妒罷了。

而且其實憤世嫉俗的是我。儘管從小我就想念歷史博士學位,卻沒辦法像這些男生們如此專心一致,對於自己貧乏的語言能力我會找藉口說自己念的是歷史不是外語;我害怕如果只談論讀書的事情,大部分的朋友根本不知道能和我聊什麼;因為不想被說成歷史研究生都住在象牙塔,所以東奔西跑;發現在部落格寫作上更容易受到認同,就寫得比論文認真,

說穿了,就是太貪心了什麼都想要,想要寫自己喜歡的題目、想要有人陪伴、想要看更大的世界、還想要得到因掌聲而來的小驕傲,儘管從小被告誡人文學科的學術之路會很寂寞,卻拼命想證明這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宿命。我始終不想放棄學位換條路走,做著其他事情時又時而帶著對於學位的愧疚之情也無法享受。

所以我很嫉妒他們那種人生好像只有一件事情需要完成,而他們也能夠熱情不失的完成的狀態;很嫉妒他們讀書的時候不考慮自己也許會錯過某些更美好事物的態度,覺得那真是自己這輩子很難達到的境界;更不用說我更嫉妒他們在很用功讀書後的水到渠成,因為我也曾經一度真的拿命再換的用功讀書,卻沒有這種際遇。

於是有好一陣子對於要不要走完這條路猶豫不決,越猶豫就越不快樂,然後明明後悔了還不甘心放棄。

但這次回柏林,因緣際會認識了這三個男生,大概是因為他們從來不認識我的過去,也不真的會去讀我部落格的文字,於是真的把我當作博士生看待,像相識已久的文欽、MEB、阿布和龍哥從來沒有真的這樣看待過我吧?叫我學姐的學弟們都覺得自己比較像部落格網友,多數的時候,我們談論的是學術和留學生活的事情,不像其他的文科研究生從來只跟我談些風花雪月的閒話。

這對我來說很受用,最起碼喚起研一時自己參加史語所讀書會時那種就算差人家一截也不會服輸的倔強,偶爾要是他們講出我聽不懂的話來時,我會暗暗記在心裡,事後查書筆記,當然不可能勢均力敵,但我不想被看輕。

而且好久以來我只在這些男生的成就裡看到自己之於學術的不合適,他們所擁有的特質都是我欠缺的,我無法想像自己有天變成陳正國或唐啟華老師那種一開口就讓全場如沐春風的教授。但還好,和這些男生聊天後我開始認清自己的優點,最起碼我可以讓不是念歷史系的人聽懂並喜歡上歷史而不覺得無聊,但這好像之於學術圈好像也沒什麼用處,這樣的認知足以讓我願意開始全心全意對待歷史研究。

所以啊,現在想來也許是年少的偏見阻斷了某種必要的機會,如果我早一點認識些在心底會想卯起來追著他們背影前進的男生,那也許我就不會一度失去對歷史研究的熱情吧。


2010.11.24,有學問男生們講起話來真的都很迷人啊

1 則留言:

飄浮荒原 提到...

我是木迪,我讀中文所!我們所上的同學雖然沒有說話令人如沐春風感,但是我有群鹹溼的好友!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