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0-19

後來,這牆。



聽說德東人和德西人通婚的比例只有4%,雖然沒有比較數據,但絕對遠低於德國人和外國人通婚,因為如今的德國有近25%的新生兒父母至少有一位非德國人。

當人們在世界盃期間看到德國先發中即使11人有7個不會唱國歌,但場上默契卻絕佳時,會驚嘆曾經發生過種族滅絕的德國已經脫胎換骨,可只要回過頭看看這個數據,就知道即使柏林圍牆倒塌21年了,柏林市內的圍牆拆得一乾二淨,兩德(坦白說這個詞彙應該早就是歷史名詞了)人都還是沒能夠跨越這道心牆。

因為所有的歷史都會過去,卻不容易被忘記。

尤其是對於德國人來說,歷史德國,總有些倒楣之處,德國人好像永遠都在犯錯,例如一次世界大戰,明明當時的歐洲氣氛已經詭異緊張到一根火柴劃一下就會全面著火了,可是偏偏得要也不是真的打輸只是打不下去的德國全面來承擔戰爭罪責;這下可好,民不聊生的景況下,又讓一個泯滅人性的希特勒得了機會,(依照德國人的史觀來說)其實德國人也是受害者,因為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今德國人還是得活在道歉的陰影下;好不容易送走瘋子,國家又莫名被切成兩塊,同文同種卻被逼得得築牆冷戰,等到有天許多共產國家一夜變成了民主,船過水無痕,只有德國還有一面牆硬生生的留成證據,

於是柏林做為首都,也是歷史現場,充斥著各種不被原諒、刻意記得的紀念場域,成群結隊的德國學生被帶到這裡,被迫為自己甚至父母都沒經歷過的年代感到抱歉,以至於等將來他們長大成人後,對於所謂的自由人權有種過於偏執狹隘的想像。

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的那一刻起,柏林人不需要更多不堪回首的歷史證據了,一座猶太紀念博物館就足以讓人感覺太過沉重,所以柏林市政府把柏林拆得徹底,只留下東邊畫廊,一段長1.3公里的舊牆面,1989年12月來自20個國家的180位畫家彩繪了多幅後來20年間被大量印製在明信片的圖案。

但是柏林人還是不需要這道牆,即使是20年前留下來的塗鴉,那些表達對於共產政權的譴責和對自由民主的渴望,已經在歲月中頹傾。

2009年柏林政府大拜拜似的邀請當年的畫家再來畫一次,名為修復,可是樣貌卻煥然一新,20年來經過的遊客在牆上的塗鴉也都被抹去,彷彿是柏林人要和來看熱鬧的外人和過去的歷史說就一筆勾銷吧。

再一次走近柏林圍牆,我覺得不習慣也習慣,讀歷史的我的確不習慣歷史的痕跡被擦淨,但對於做為一個柏林人而言,對於柏林有多麼努力在懷舊的氛圍上求新求變,倒也習慣了。

以下是我用lomo廣角機拍的幾幅新圖案:


















2010.10.03,然後轉眼德國統一也滿20週年了。


※關於柏林圍牆 Berliner Mauer

1. 也可以看這一篇。至於來龍去脈請自行google。

2. 當時我全然沒有想到有一天這一切都會抹去。這是舊圍牆上的若干塗鴉,請觀賞→



3. 這一段圍牆在旅遊書上可能被稱做「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室外塗鴉牆,也是柏林被保全最完整的牆面。至於擺在波茨坦廣場(Potsdamer Platz)上的那三塊石頭就沒有什麼值得去的。

4. 抵達:S-Bahn Ostbahnhof S3/S5/S7/S75/S95;地鐵U1/街車M10 Warschauer Straße


檢視較大的地圖

8 則留言:

small_dai 提到...

的確是圖文並茂的讚!!:)

Arthur 提到...

妳開始玩LOMO啦^^

離開Berlin快二年了, 還滿想念那兒的~

福熊 提到...

我覺得天使蛋捲寫德國特別有味道,不愧是柏林人:)

巫山 提到...

沒想到這會兒連圍牆上的塗鴉都成了歷史,好奇妙阿!

宜芳 提到...

我也一定要去看新圍牆

c 提到...

曾經陸續跟一些遇到的德國人聊過一點
不過沒想到東西德的鴻溝有這麼大啊...

讓我想到belfast
那裡也有座"peace wall"隔開天主教徒與新教徒
而belfast政治性壁畫多成為廣告商的發揮地
同樣在北愛的derry的政治性壁畫則成為當時畫者的生財工具...
看到你的文章 原來柏林圍牆是這樣子 有點感慨...

鳳仙花和矮牽牛的邂逅 提到...

看到妳這一篇真讓我感動
我一直喜歡妳寫歷史,社會和旅遊三合一的文章
完全是不著痕跡的混合
同時讓讀者有知性與感性的認同

Shanta 提到...

看了這篇文章讓我想到,導演Cynthia Beatt於1989年讓英國演員Tilda Swinton沿著柏林圍牆騎腳踏車拍了一部紀錄片Cycling the Frame。牆塌了二十年後,兩人再次循著同樣的路徑騎了一遍,拍成The Invisible Frame。

很令人期待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