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10-08

最後一篇。



這篇文章放在她方之城的最後,其實是好幾篇文章拼湊起來,竟也是個不錯的結尾/結論/結局。今天看了一篇文章,覺得心裡有滿滿的感觸,很難說什麼,所以放上這篇文章假裝自己寫過心得感想。


波卡拉有一種加德滿都沒有的寧靜,到這裡來的旅人,有些將其視為起點,準備登山健行,去挑戰喜瑪拉雅山系,走向人生的最高峰;也有些人當這兒為終點,遠離繁忙的人生,卻不真正出世,還有那裡比這兒更適合做為旅人的終站?但無論終點或起點,旅人很容易在波卡拉的一片祥和中,看清自己人生的樣貌。

例如,當我在波卡拉費娃湖(Phewa Lake)上的小船上,順著水波隨風飄流,我逐漸發現自己真實的心意。


至於同行的人已經跳到湖中游泳了。聽說人出生前待在母親子宮裡,全是水,人本該對水沒有擔憂,能夠輕輕鬆鬆的漂浮在水面享受大自然洗禮的,必然是真正自由的人。

至於我,我總是很佩服對水無所懼的人,且很早就接受自己怕水的事實,從來不想克服這個恐懼,對我來說人生隨波逐流才是對的,刻意去挑戰命運,並不會帶來更多快樂。

從二十五歲開始,我不間斷的移動,旅行或遷徙,在這樣時光裡,總有人要我問「妳這樣來回奔走不累嗎?」下一個問題多半是「那妳要流浪到什麼時候?」

我從不認為自己在流浪,但確實有好長一段日子我誤以為:自己會在旅程中遇到某些人、經過某些事,足以讓我停下來,從此安定。可是我又停留在某處的日子雖然安定卻太過寂寞無聊,所以來回奔走,藉此證明自己的人生有一條路,就算不知道會去往何方。

不可諱言二十幾歲時,旅行真的是為了愛情,可以是為了見戀人一面、也可以是為了療癒情殤。不斷地旅行,只是因為還沒遇到能讓自己安定下來的人,因此遇上了之後,總是希冀對方為自己停留,倘若對方不願意,那自己就選擇再上路。

但五年過去後,因為旅行所以我經歷了世事,才知道無論選擇流浪或安定,都是自個兒的事情。於是,就像現在儘管自己害怕水深,不想喜歡的人去游泳,也絕對不曾阻攔對方,因為這是他的生活方式,我沒有理由干涉。

當我在蒙古遇上這個正在水中自由自在的男人時,覺得是天時地利,我堅信和他一起旅行是人生必經之路,所以願意不辭千里。現下,他在水裡漂流,我坐在船上,隨風飄盪,如果離遠了,再也沒辦法兜在一塊,也許是兩個人的結局,卻也無礙自己的人生之旅。

這樣的了然,我驚覺,是五年來我在旅行中的長大。


2010.10.0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