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8-04

往往辭不達意。



多年來,當我雙手敲打鍵盤思緒紛亂的時候,都會有種以為自己正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夢過了又醒來的錯覺。醒來後最常問的就是「那麼,文字描述的那個『我』到底是不是我?」而攤在眼前名為「日記」的這些又是怎麼回事呢?

除了鍵盤的回聲外,好像從來沒有人會給過我答案。

跨過30歲,人生於是有了些許想要保存珍藏的記憶之外,極力避免想起的過去,偏偏年少時許多累積的種種未竟,卻讓自己用文字給記錄下了,不只深植在自己大腦深處,也留給眾人印象而不能被忘記。

可是每天清晨醒來,當我十年如一日的過著所謂的「生活」時,就會發現那些當下曾經如此真切糾纏過的,好的壞的,竟也都事過境遷了。

結果,日記,終究只是日記而已,就算所謂的曾經都不會只是曾經。

也許,網路書寫對我來說,只是為了讓自己抽離現實,能夠看清當下的心意罷了。

真的一點也不為別的。

就算我曾把這些文字印成鉛字分送給大家,可那年我只是把自己的負面能量丟給能夠承受的人,希望有人替我分擔,這個作為不高明,卻連累大家如此惦記,然後高喊可惜。

可是啊可是,我總是說,人這輩子必定會錯過很多,因為太多了,遺憾成了一種自我在心境上的選擇。只要把這個道理視為人生的必然,我們之間就還會有更多可能性。


2010.08.04,真的會有人知道我在寫什麼嗎?

2 則留言:

Arthur 提到...

深有同感......

匿名 提到...

寫的真好,
謝謝你